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勾沉轶事
毛人凤为荡妇向影心痴狂 发布时间 2016-06-07

转载  

       其实西安事变给毛人凤带来的好处,不只是在戴笠和蒋介石面前地位的提高,更是感情世界的启蒙。西北工作中,他遇到了让他一生都不能忘怀的女人——向影心。
    
       当初为了找出一个可以打入西北军内部的人选,毛人凤费尽脑筋。最终锁定了国民党司法史上以“三次建狱四次坐牢”出名的胡逸民。经过侦查,军统特务发现胡逸民新娶的姨太太向影心不是个省油的灯,经常红杏出墙。如果能做得通她的工作,那么西北军的内幕也就会源源不断地从枕边送到军统站来。
    
       于是戴笠派出了最得力的毛人凤去做工作想办法。毛人凤也是雷厉风行,几天之后就摸清了胡逸民和向影心的情况。向影心的确常红杏出墙,但胡逸民也不甘寂寞,娶了向影心以后,又在外秘密包了一个穆小姐,向影心的不满足也自然可以理解了。毛人凤把情况告诉戴笠后。戴笠当即命令毛人凤到武汉做前期工作。
    
       毛人凤到了武汉后,会同军统驻武汉站站长周伟龙和武汉警察局局长蔡孟坚,商量了一个接触向影心的办法。
      
     华灯初上,汉口最着名的大世界歌舞厅内,人头攒动,融融其乐。而毛人凤和周伟龙却无心欣赏这群俊男靓女。根据监视胡逸民的特务报告,胡逸民的小妾向影心今天晚上要到大世界跳舞。毛人凤和周伟龙都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天还未黑,他俩就在舞厅外焦急地等待。
    
       远远的,一个身形高挑,衣着华丽的女人走过来,周伟龙立即拉拉毛人凤的衣角,暗暗地告诉他:“这就是向影心。”
    
       毛人凤只觉得眼前一亮,不禁脱口而出:“好漂亮的娘们,身段跟蛇一样。”
    
       不顾周伟龙笑话,刚进入舞厅不久,毛人凤就径直走到向影心面前,鞠了一个躬,无限温柔地说:“小姐,我能请你跳个舞吗?”
    
       向影心正坐在沙发上休息,听见话音,转过头来,很诧异地看看毛人凤说:“你是谁,我干嘛要跟你跳舞?”说实在话,向影心对毛人凤请她跳舞确实兴趣不大。今天胡逸民外出,她抽出一个空子来跳舞,对毛人凤这样其貌不扬的人,她怎能看上眼!
    
       她又说:“在大世界,来请我跳舞的人有两类,一类是潇洒漂亮的浪荡阔少,一类是腰缠万贯的商界强人。先生你恐怕是属于第二类吧?”
    
       这分明是嘲笑毛人凤长得令人不敢恭维,毛人凤听了微微一笑:“小姐,我不是什么阔人,今天请你跳舞,只是因为你长得实在漂亮,令我不能自已罢了,如果小姐不愿买我的一个面子,那我们就改天再会面吧。”
    
       向影心听罢说:“我在大世界这么久,还没有遇见像你这样说话又直截又动听的人,好吧,我们去跳一曲。”
    
       毛人凤挽着向影心滑入舞池,可毛人凤实在不谙此道,一曲下来,踩了向影心几脚。
    
       向影心不想跳舞了,她逗毛人凤说:“先生,我们玩点别的,好吗?”
    
       毛人凤听到这话,全身一阵兴奋。
    
       突然,舞厅的灯光熄了。毛人凤知道计划开始了,这时舞厅一片混乱,许多男人趁此机会占女人的便宜。向影心有点害怕,不自觉地将身子靠近毛人凤。毛人凤感到呼吸急促,他安慰向影心说:“你放心,有我在呢!”
    
       正说着,两个身材高大的家伙走上前,拽起向影心就走,向影心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觉得自己被拉上一辆汽车,不知驶往何方。一会儿,车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向影心被拉入屋中。
    
       “向小姐,在这个地方见面,实在是非常抱歉。”戴笠走了出来,冲着向影心说。
    
       “你是谁?我的老公是十七路军的高级参谋,现在武汉,岂是你们这帮小喽啰可以对付的。”向影心抬出他丈夫吓唬戴笠。
    
       “我是谁,你一会就知道了,至于你的丈夫胡逸民我们可是老相识了。”戴笠说。
    
       向影心非常恐慌,尖叫:“你,你想干什么?”
    
       戴笠淫笑道:“你想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是谁?”向影心问。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是戴笠,怎么样,听说过吗?”戴笠问道。
    
       向影心一听到“戴笠”两个字,吓得从床上跳了下来:“你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戴笠?你为什么要设计害我?”
    
       戴笠又笑道:“我不是设计你,而是来帮你。我看向小姐如此年轻漂亮,让胡逸民那个老头子糟蹋了岂不可惜?不知他是否会怪小姐常在外头交朋友?”
    
       向影心妩媚一笑:“他在老家还有一个明媒正娶的黄脸婆呢,怎么好来怪我?”
    
       戴笠看似漫不经心地说:“恐怕他不只两个女人吧?我听说他最近又在外面偷筑香巢,养了一个姓穆的小姐。他有告诉过你吗?”
    
       这话一下子打翻了向影心的醋坛子。她立刻开始一口一个“糟老头子”地痛骂起来。戴笠含笑坐在一旁,他知道要开发一个女人的最大能量,最好的办法就是激起她的醋意。看到向影心闹到说要跟胡逸民拼个鱼死网破时,戴笠淡淡地说:“要不,你就加入我们军统吧,跟他胡逸民对着干。我保证你一直会有好日子过,而且还不能不动声色地把胡逸民整他个永无翻身之日,你看怎么样?”
    
       向影心眼珠一转,便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许下了“效忠”军统的承诺。就这样,向影心成为了戴笠手下的一名特务。自此,有关十七路军及西安方面的情报便源源不断地落到了戴笠的案头上。
    
       为缜密起见,戴笠采用了单线联系的方法,这个唯一的交通员就是毛人凤。
    
       几个月下来,向影心经毛人凤的精心点拨,“工作”得相当出色,频频获得嘉奖。而毛人凤也有收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毛人凤的视线就始终离不开向影心活泼妖媚的影子。向影心的热情就像火焰一样点燃了毛人凤始终压抑隐忍的内心。
    
       毛人凤在军统里素来是以“忍、等、狠”着称的,他对待工作始终低调负责,从不炫,就连笑都是有容无声。但是他所做出的成绩却是在所有人之上。再加上戴笠看重老乡之情和想要报答他的举荐之恩,毛人凤是连连升官。
    
       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在感情方面有所收获。而向影心对自己的上司毛人凤不仅有顺从,有感激,还有着一种“征服”的快感。她大胆爽利地把毛人凤强作镇静的外表刮去,撩拨出他久埋心中的色虫。这也使得两个人续下了一段半掩半埋的情缘。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