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勾沉轶事
揭秘: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后人文革悲惨遭遇 发布时间 2016-05-26

                                              张学良与赵四小姐  

    赵允辛的姑姑、姑夫是大名鼎鼎的赵一荻和张学良。他初中毕业时,学校要求学生如实地向组织填报社会关系。由于填写履历表时并没有隐瞒这一关系,这使得他在日后求学、工作上都遭遇了非常大的阻力。而到了文革,他更是受到了批斗、殴打与游街……本文摘自2010年第10期《廉政瞭望》,作者王爱玲,原题为《我的姑姑是赵四小姐》。 

坎坷人生因一张表格而起

    赵允辛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父亲在北平生活。父亲是香港大学的毕业生,曾在开滦矿务所任工程师,新中国成立后调到耀华玻璃厂,后又调到北京国家建材部,全家便也随着父亲自然到了北京。

    初中毕业时,学校要求学生如实地向组织填报社会关系。允辛到家后一问才知道,自己的姑姑、姑夫便是大名鼎鼎的赵一荻和张学良。家里没有人去在意这件事,父亲也没有往深处去想,允辛按照学校的要求,毫不隐瞒地如实填写了履历表。 

    初中毕业后允辛报考某大学。因他的姐姐就是这个大学的高材生,允辛成绩很好,但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录取时却没有他的名字。后来姐姐要到东德留学,也因政审不合格未能去成。

    最后,赵允辛被内蒙古师范学院录取了。允辛到学校报到的那一天,就发现和自己同一届的学生,从北京或天津来的最多,他们有一特别的共同之处:出身或社会关系不好。

    师范毕业后,允辛和另外一名出生于地主家庭的同学被分到包头干部学校。在学校里,允辛处处感到大伙歧视的目光和领导冷淡的态度。

    1958年3月,赵允辛调到包头市第六中学,一直到“文革”的20年时间,学校始终把最差的学生交给他来教,赵允辛没有丝毫怨言,他把这当成是学校对他的信任,不遗余力地把一个个后进生带成先进生。尽管他是如此踏踏实实地教书育人,却没得到只言片语的表彰。

    “文革”开始后,大约有3,000人到学校搞批斗,声称赵允辛是“三反”分子。于是赵允辛被从主席台上揪下来,一群人乱打一气,先打到操场中心,又打到球门前,赵允辛被打掉了眼镜。一名好心的学生在慌乱中将他从众人的脚底下拽了出来,说让他去游行吧。不肯善罢干休的红卫兵给他戴上高帽子、木牌子,脖子上挂上拇指粗的铁链子,还用细铁丝捆住他的双手,从早上8点到中午1点,反复游了两次,但也因为被游街而免受了疯狂的毒打,保住了性命。

收到姑姑的亲笔信

    1978年,党和政府给赵允辛彻底平反,赵允辛迎来了生命的春天,担任了包头市35中的校长后的他勤奋工作,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还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的劳模,也如愿以偿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先后担任过包头市的侨联主席和侨办主任。

    1987年,赵允辛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秦皇岛,他一一谢绝当地政府为他安排的职务,他说依自己的性格,还是教书育人的好,自己本不是做官的材料。

    赵允辛的姐夫是原北平师范大学毕业生,姐姐跟随着姐夫早在1947年就一起去了台湾,由于当时姑夫张学良和姑姑赵一荻还被幽禁,姐姐也一直不知道姑姑、姑夫的住址,也不敢前去寻找。

    1990年3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赵允辛看到一张《参考消息》上面登有一篇关于姑夫的报道,其中透露了姑夫在台北的住址。他如获至宝,马上提笔按这个地址给姑姑、姑夫两位老人写了封信……同时,也给台湾的姐姐去信,告诉她姑姑的住址,让她去看望姑姑、姑夫。

 同年4月3日,赵允辛终于收到姑姑赵一荻寄自台湾给母亲的亲笔复信:三嫂:

    你给我写的信和毛笔字及相片皆已收到。前两天又收到允辛的信和姆妈的相片,他说您的腿有毛病不能走路。不知是什么病,是否能医治,实在是非常的挂念。您一共有几位儿女?现在是住在哪一位的侄儿家里?日常的生活是否有人照顾?请来信告诉我。

    日子过得真是快。我离家已经60年了。父母、兄弟、姐妹都不在了。我真是非常的感谢您这样地孝顺姆妈,侍奉她几十年,而且给她一个温暖和快乐的家。我们姐妹都亏欠了她。她在世的时候未能尽孝……

    与姑姑、姑夫取得联系,令赵允辛全家激动不已。随即,他又给在台湾的大姐赵允宜写信,把与姑姑取得联系的事告诉了大姐。虽然大姐在台湾,但因种种原因张学良和赵一荻长期与外界隔绝,她也没法与他们取得联系。这次,反而是远在祖国内地的赵允辛先期联系上了。

    1995年,赵允辛在秦皇岛耀华中学退休了。尽管自己的大半生,因为有姑姑这个海外关系,而在“文革”期间受到牵连,遭到不公正的对待和棍棒相加,却丝毫没有影响到赵允辛对姑姑的感情。相反,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对从未谋面的姑姑的那份特有的血缘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与日俱增。

姑姑去了遥远的天堂

    1994年姑姑、姑夫移居美国后,身体一直不大好,姑夫病后不能进食,只能靠人工流食灌进胃里;姑姑又犯了肺气肿的毛病,需在鼻孔里插导管帮助呼吸……赵允辛很是焦急。

    2000年5月13日,赵允辛接到一封夏威夷的来信,信封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寿”字。原来,6月1日和5月28日分别是姑夫100岁与姑姑88岁的诞辰日,他们决定在5月28日这天同庆寿诞。这封信便是邀请赵允辛前往参加庆典活动的。手捧请柬,赵允辛的眼睛湿润了……

    第一次见姑姑和姑夫送什么礼物呢?想来想去,赵允辛决定送给姑姑一些祖母的老像片,以慰其思乡、思亲之情,并画一幅漫画来表达自己对他们的美好祝愿。赵允辛一直敬仰姑姑赵一荻,特别是她对爱情专一、忠贞不二,并不顾个人安危与姑夫相随相伴、风雨同舟半个多世纪的传奇经历由衷钦佩。于是,赵允辛决定把他们画在一起,像磐石一样牢不可破。在这幅漫画中,姑夫与姑姑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两位老人的手中各自握着一个“十字架”。姑夫是世纪老人,他们在二十世纪里相依为命、相濡以沫,把它命名为《世纪伴侣》不是正好吗?

    然而,赴美的历程并不顺利。当初,美国大使馆把约见的时间定在了5月30日,早过了姑姑和姑夫的生日大典。反正大典已经耽误,赵允辛便请侄女给儿子再发一封邀请函,想让孩子一同去拜见一下两位老人。

    6月20日夜里,侄女张闾芝突然打来电话:“赶快来,姑婆病重!来迟了将见不到她了!”消息似晴天霹雳,赵允辛的喜悦顿时化作了心头的乌云,一刻也不敢耽误了,他要马上去看姑姑!

    两天后,在秦皇岛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和市外事侨务办公室的帮助下,赵允辛登上了直飞夏威夷的飞机,于当地时间22日上午10时抵达夏威夷。由于预先确定的接站人临时更换,致使他在机场又耽误了一个小时。当汽车急速驶进斯楚普医院后,赵允辛三步并作两步,踉踉跄跄地奔到姑姑的病床前,拉起姑姑余温尚存的手,赵允辛还是晚来了一步,仅仅是几分钟前(夏威夷时间11时11分)日夜想见的姑姑已经离开了人世!

    在病房的另一侧,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始终握着赵四小姐的右手,深情地凝望着她,默默地一言不发。他便是赵一荻陪伴了60余年的恩爱夫君、少帅张学良。自赵一荻住进加护病房后,他就这样一直沉默不语。在他的身后,站着少帅和赵一荻的独子张闾琳及夫人、少帅四弟张学思的夫人谢雪萍、六妹张怀敏、侄女张闾芝等亲友。

    “她死了。”少帅突然幽幽地吐出一句话,像是自言自语。接着他又陷入了沉默,他的眼睛依然凝望着赵一荻赵四小姐,他的手依然紧紧拉着赵四小姐的手。少帅的泪终于缓缓地滚了出来。

姑姑与姑夫永世相伴

    2000年6月29日,夏威夷第一中华基督教会,赵一荻的葬礼在这里举行。鲜花环抱着赵一荻的灵柩,她身穿中式的红色绣花上衣,颈下别着一枚精致的珍珠别针,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手下抚着一本圣经,一如她生前的美丽和华贵,安详地躺在里面。她的身下,就是她从未谋面的侄子,中国大陆赶来的惟一亲人赵允辛在北京机场登机时匆匆买的锦缎被面。

    葬礼过后的7月6日下午5时,赵允辛走进了姑夫张学良的居室。面对这位百岁老人,赵允辛百感交集。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提到姑姑,以免姑夫伤心。但是,怎么介绍自己却成了一道难题。说是他的侄子吧,肯定会涉及到赵一荻,情急之中,他只好介绍自己是在台湾的大姐赵允宜的弟弟。可姑夫并没有听懂,再说了一遍,他还是没懂,一连三遍都不行……后来,从侄女的口中他才知道,说出允宜的小名姑夫也许就知道他是谁了。原来,姐姐赵允宜后来在台湾主要负责处理内地群众给张学良的信件,姑夫与她很熟悉,不过也只是知道她的小名而已。

    2001年3月,赵允辛又收到了侄女张闾芝从夏威夷的来信,她说现在已经开始筹备四姑爷张学良的101岁寿辰了,并请他和老伴一起来。然而,自2001年9月以来,姑夫身患重病,令赵允辛十分不安。他祈愿无论什么样的险境,姑夫都能够闯过来。如果真的有机会,还愿意与姑夫再次面对面地聊天,并认真地告诉他自己是谁……

    2001年10月15日下午2时50分,姑夫病逝的消息传来了。此刻,赵允辛满脑子想的就是向万里之外的亲人表示自己沉痛的心情。于是径直来到秦皇岛市侨务办公室,在这里向夏威夷发去电子邮件:“惊悉姑夫病逝,万分悲痛,请向闾琳哥哥全家表示哀悼……”

    闾琳哥哥说,张学良将军去世时非常安静,也很安详。最后时刻,从美国加州和香港等地赶来的儿孙们——儿子闾琳,女儿闾瑛,孙子居信、居仰,侄女张闾跞,以及此前一直在老人身边照料起居的侄女张闾芝等亲属,全都身着黑色的衣服,静静地围在老人身边,心中充满了不尽的哀伤。让亲人们备感遗憾的是,由于他一直昏迷,临终时没有留下一句话……

    当地时间23日上午10时,夏威夷Borthwick殡仪馆庄严、肃穆,亲人们在这里为少帅张学良举行了追思礼拜与公祭,并决定将所有省下的祭奠之款项都捐献给慈善事业。从上午10时开始,来自各地的华人华侨500多人参加了这个世纪葬礼。大厅的入口处摆放着张学良先生的遗像,张学良先生的遗体安放在紫铜棺中,鲜花覆盖着铜棺。

    在赵允辛看来,因同一种疾病(肺炎)、去世于同一家医院、最终葬于同一墓地,姑夫与姑姑这一生承心灵之缘,有至爱与手足相伴身旁,历经沧桑、漂泊一生的姑姑、姑夫当安息了!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