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勾沉轶事
张宁美貌遭嫉妒林立果挑拨林彪殴打叶群 发布时间 2016-02-03
 

张宁美貌遭嫉妒 林立果挑拨林彪殴打叶群

                                 张宁美貌遭嫉妒 林立果挑拨林彪殴打叶群 

     
     在为林立果选“妃”的事情上,叶群可谓是煞费苦心。一天,李作鹏的妻子胡敏从南京军区话剧团选了一个叫张宁的舞蹈演员。叶群开始很喜欢,后来嫌张宁的个子高,竟然把自己这个“婆婆”给比了下去,于是将她退回了南京。可林立果偏偏迷上了张宁,并向林彪表白了他的想法。林彪点了头,于是林立果背着叶群又把张宁弄回了北京。一场家庭暴力即将爆发······本文摘自2007年第3期《今古传奇·纪实版》,作者图们、肖思科,原题为《叶群 林彪集团的“娘子军”》。
    
     叶群曾对林彪几员“虎将”的妻子作过如下评价:黄夫人是家庭妇女型,眼光不高,善于计较,不太合群;吴夫人活泼能干,擅长外交,但处事待物都是粗线条;李夫人是个知识分子,参政主事都行,但好面子,摆架子;邱夫人脑子机灵,悟性较好,搞阴谋也有一套,办事很得体。
    
     叶群,林彪之妻。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林彪。一手导演了为子“选妃”的闹剧,林立果却愤怒地称她为“他×的主任”或“叶老胖”。
    

充当“和事佬”,竟与黄永胜上演风流戏
    
     建国后不久,叶群就和林彪分居了。在林彪的“四大金刚”中,吴法宪又矮又胖行动呆滞;邱会作瘦得像个鸦片鬼;李作鹏天天要戴墨镜来遮丑。黄永胜风流成性,虽年已花甲,但身强体壮,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于是,精神空虚的叶群很快将目光投向了黄永胜。正在这时,叶群收到了黄永胜的妻子项辉芳写来的告状信,这封信为她笼络黄永胜提供了可乘之机。
    
     黄永胜和叶群的“第一次”,是叶群的电话召见。那是他到总参任职后的一个瑞雪纷飞的冬日。林彪病了,寂寞的叶群想起了黄永胜。
    
     “快坐下吧!”叶群望着黄永胜说,“有正经事要同你说呢!”
    
     黄永胜坐定,叶群说:“你老婆告你的状了······告什么状,你知道吗?”
    
     “不知道。”黄永胜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或许想到了,但他不动声色地说:“她这个人,嫉妒、狭隘,还疑神疑鬼。”
    
     叶群伸手在茶几上端了一杯茶,递到黄永胜手里,说:“我说句老实话,家丑不可外扬。老这样做,太没政治头脑了。”
    
     “唉!”黄永胜知道瞒不住了,只好说,“她不关心我,只知道贪图享受,当太太,我实在没办法。一闹矛盾,我就到西山去办公,索性不回家。”
    
     “这也不是办法。”叶群体贴地说,“老项告状的那件事我不想打听,我是护你的。我怕你追求生理上的满足,闯出祸来。那是个女孩子,弄不好会出麻烦的。”
    
     “唉——”叶群说罢,长吁一口气,“家庭生活不和睦的人,是很不幸的。”
    
     “是啊,像你这样幸福的家庭,世上不多啊!”黄永胜讨好地说道。
    
     “徒有其表。”叶群一脸愤怒,“名存实亡,政治夫妻。”
    
     叶群把头往沙发上一靠,她像一个演员进入角色般地说道:“你哪里知道我在冷宫里,过着修女、尼姑式的生活。我本来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也最喜欢重感情的人,但没人理解我,可怜我······”
    
     说罢,她拿出手帕,低声啜泣起来。
    
     黄永胜对叶群的这一突然举动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安慰她说:“我们都是同病相怜啊!”
    
     “我掉眼泪,不是痛苦,而是兴奋。”叶群见时机成熟,猛地抓住了黄永胜的手,激动地说,“你要理解,对眼泪要具体分析。我掉泪,是碰到一个值得我尊重的人,是高兴的表示。”
    
     “我是武人。”黄永胜知道现在是在林家,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嗫嚅着说:“又是个大老粗出身······”
    
     “总长啊!”叶群又背台词了,“你是一个有水平、有风度的人。今天见到你,我心里有一股热流。虽然我们已不是青春年华的时候,但感情之花怒放了。你可能知道,我的第一次的爱慕,是你在珍宝岛的讲话。哎哟,我觉得相见太晚了······”说到这里,叶群兴奋得用双手捂住胸口。
    
     “叶主任,······”黄永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跪了下去。
    
     “我是一朵玫瑰花,”叶群抿着嘴说,“没有人来摘。你懂得爱护花,可怜我,我才觉得这一生没有白活。”
    
     她一边摸着黄永胜的头,一边说:“你老婆的事,要处理好。她整天研究吃喝玩乐,到处散布谣言,她给吴胖子也讲了许多。”
    
     “他X的!”黄永胜也像一名演员,“再闹,我就一刀两断。”
    
     “我觉得表面要同她维持一下,我同101不也是形式上的夫妻吗?不仅不能分手,在很多方面要关心她、照顾她,让她放心······”
    
     “这样吧······”叶群在黄永胜耳边耳语了一阵,两人笑了。
    
     黄永胜曾送了叶群一张名片,上面写了四句诗:缠绵五个月,亲手折几支。虽时寒冬日,黄、叶热恋时。
    
     在两人的一次通话中(这次通话被林立果窃录),叶群表白:“我这个生命是同你联系在一起的,不管政治生命和个人生命,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助手,做你的秘书,以你的意志为意志。”
    

跪求林彪不要与江青斗;极尽巴结之能事,与江青“姐妹”情深
    
     虽然夫妻感情冷淡,但共同的政治利益将叶群和林彪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作为林办主任,叶群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林彪的决策。部下向林彪请示必须通过她,她可以推延或拒绝,甚至假传“圣旨”。毛泽东南巡时特意讲到他不赞成老婆当办公室主任,对一些负责人向林彪请示时要经过叶群这类事很不高兴。
    
     有一次,江青和林彪在房间里谈话,不知什么原因,两人竟争吵了起来。江青把门一摔,昂着头走了。后来,叶群跪在林彪面前,哀求他以后千万不要顶撞江青了:“你跟她斗,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为了维护与毛泽东的关系,叶群曾极力讨好江青,帮助打击、迫害与江青结怨的人。江青曾把叶群拉到自己身边,对着她的耳朵悄声说道:“‘九大’,咱俩争取都进政治局。”叶群笑了笑,低声说:“江青同志没问题,我······”江青亲热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大声说道:“你也没问题,我说话有把握。”叶群讨好地说道:“全靠江青同志······”
    
     1970年8月,叶群在庐山会议中忙里忙外,异常活跃。林彪在开幕式上鼓吹“天才论”和设国家主席,陈伯达为林彪炮制“天才语录”。叶群等在小组会上,大肆鼓噪,制造混乱。后来,毛泽东写了《我的一点意见》,敲山震虎,对叶群等人进行了严厉批评。
    
     惊慌失措的叶群想到了江青这棵救命稻草,于是立即带着“四大金刚”去负荆请罪。
    
     一进门,叶群就双手抓住江青的手,亲昵地说:“这次我们上了陈伯达的当,犯了错误。林副主席多次批评我们,辜负了主席的教导,对不起江青同志。林副主席一定要我们来向江青同志道歉,请江青同志原谅。”江青一听这话,高兴地说:“刚才林副主席来电话,说你要来。老夫子跟张春桥、姚文元有矛盾,我们不能上他们的当。”
    
     叶群紧挨着江青,四员大将分坐两旁。吴法宪第一个发言,他说:“我们都是炮筒子,只知道拥护毛主席,谁知道陈伯达搞什么名堂?结果上了当,我向江青同志检讨。”
    
     叶群说:“我这几天每天晚上都说梦话,说对不起江青同志,有时还哭出声来。”
    
     江青一听这话更高兴了,她说:“哎呀!何必呢?咱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没有什么!以后听我的话就行了。”这时,叶群的眼圈还真红了,她假惺惺地掏出手绢抹了两下眼泪。
    
     “四人帮”被粉碎后,从江青的住地查获了一份电话记录。从1969年到1971年9月上旬的两年零九个月中,江青和林彪、叶群之间来往的电话竟有470余次之多。
    
     1971年9月9日,叶群从北戴河的海滨别墅给江青打电话说:“林彪同志向您致以热情的问候,他说很关心您的身体。”叶群还告诉江青,特派专人送去几个最好吃的西瓜。江青立即回电话:“请林副主席放心!”
    

叶群挨了林彪的打,林立果竟然大声叫好
    
     林立果、林豆豆都是叶群的亲生儿女,但他们之间没有一点儿骨肉之情。儿女们向来不称叶群为“妈妈”。特别是林立果,更是如此。平时称官衔,发牢骚时就称“他×的主任”,或者“叶老胖”。当他不顺心或叶群在某件事情上违背了他的意志时,他就开骂了:“叶老胖真他×的不够朋友,走着瞧!”
    
     不知什么原因,叶群突然对历史和文学产生了兴趣。她通过吴法宪,把被撤销的军事院校的图书收到了毛家湾。
    
     一天,林立果来到内勤室发牢骚:“叶老胖甭装孙子,她把北京图书馆全搬到家里,也不能证明她有学问!”
    
     原来,林立果写了一篇讲用报告。叶群怕他讲用时“哑了火”,在给他“把关”时说三道四。林立果认为这是当众丢他的丑,所以大发脾气。
    
     在为林立果选“妃”的事情上,叶群可谓是煞费苦心。一天,李作鹏的妻子胡敏从南京军区话剧团选了一个叫张宁的舞蹈演员。叶群开始很喜欢,后来嫌张宁的个子高,竟然把自己这个“婆婆”给比了下去,于是将她退回了南京。可林立果偏偏迷上了张宁,并向林彪表白了他的想法。林彪点了头,于是林立果背着叶群又把张宁弄回了北京。当叶群发现这一切后,她的火再也压不住了,当即找林立果算账。
    
     “你把老子给出卖了!”叶群指着林立果的鼻子骂道。
    
     “你就知道向我发火,欺软怕硬。这是我爸爸的指示,我有什么办法,你有气向他撒去!”林立果故意把火引向林彪,将叶群的军。
    
     叶群开骂了:“你爸爸个狗屁!你以为我那样怕他?什么指示,纯粹是胡说八道。我这就去问他!”
    
     林立果歪着脖子,斜着眼,摆出了他的习惯姿势,满不在乎地盯着叶群。
    
     叶群气呼呼地来到林彪的卧室,用手指着林彪,开口就喊:“我辛辛苦苦为老虎找对象,你倒成了住在庐山上的蒋介石——摘桃派了。”
    
     “我摘什么桃?”林彪感到莫名其妙。
    
     叶群毫不示弱:“你摘的是女人!漂亮的女人!南京的小妖精!我为老虎找媳妇,东奔西跑,费尽心机,可你却逍遥自在。不浇水,不施肥,桃子熟了你下山就摘,你不是摘桃派是什么?”
    
     林彪被气得双手发抖,脸色铁青,他抡起胳膊,给了叶群重重的一记耳光。
    
     最开心的是林立果,他来到内勤室说:“主任挨批,是我故意挑的。他×的!总以为我好欺负,这回也让她尝尝我的厉害。老子不是好惹的,咱们走着瞧。”
    
     果然,这场闹剧以叶群跪地求饶告终。
    
     叶群自“文革”以来,官越做越大,脾气也越来越大。给她“当差”的人,个个提心吊胆。
    
     1969年深秋。一天吃午饭,其中一个菜是麻油炒白菜。叶群入座后,刚吃了两口,嚼了两下,就吐在桌子上,指着炊事员老刘大骂:“死老刘!都把白菜炒成皮条了,怎么吃?”
    
     “我主要是从首长的健康考虑。火大一点有利于消毒杀菌。”刘师傅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放屁!”叶群怒发冲冠,“做错了事还强词夺理!”说着一抬手,把餐桌掀了个底朝天。顿时,杯盘碗盏叮当乱响,饭菜撒了一地。不几天,刘师傅就被炒了鱿鱼。
    
     叶群的生活极其奢靡。她在毛家湾一号的卧室富丽堂皇,摆满了文物和中外珍贵玩物。她讲究饮食,强调营养搭配,多食蔬菜、水果和海鲜,不吃肉,以免发胖。每天睡觉前,她都要由内勤人员做周身按摩。
    
     1971年9月13日,叶群在蒙古温都尔汗地区坠机身亡,结束了她荒唐的一生。
    
     来源:文摘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