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勾沉轶事
千年前埃及“第一夫人”和拉美西斯二世的真实爱情 发布时间 2016-01-09

转载 




    曾几何时,数部讲述埃及法老爱情故事的穿越小说红遍了大江南北,多少少女沉浸其中无法自拔,记得当时我们专业的几枚菇凉因此疯狂地迷恋上了古埃及史,连带考古系关于埃及的资料都被她们(……好吧,我们)洗劫一空,整日埋头在罗塞塔碑和象形文字之中盯着那些异域的涂画,似乎下一刻就能穿回几千年前做尼罗河的王妃了,然而看了一个月还是那么放荡不羁爱自由。

    那么,小说归小说,幻想归幻想,真正的埃及历史上,拉美西斯二世是个怎样的法老呢?他的情感故事也如同小说里描写的那般浪漫曲折吗?他的“叶隐”和“艾薇”又是谁呢?

    历史上的拉美西斯二世比网络小说中知名度更高,古埃及新王国十九王朝的著名法老,也是古埃及最为伟大和传奇的法老,他以勇猛善战著称于世,又以大兴土木史上留名,既因战功赫赫响彻北非大地,亦因长寿惊人令万物俯首膜拜,拉美西斯二世的一生贯穿了埃及整个新王国的鼎盛和荣耀,他漫长的统治也给这片美丽古老的大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相比之下,与其说他是一位君王,不如说他是埃及的符号和名誉,是尼罗河畔一道永不淡去的霞光。

    拉美西斯二世生于BC1303年,卒于BC1213年,现在正在默默口算的读者一定得出了一个吓人的数字,没错,享年90岁。这个数字放在今天来看不算太罕见,但搁在3000多年前的埃及,吃饭基本靠求人治病基本靠求神的时代,人均寿命——友情价不过40岁,拉爷爷这个寿数,就相当于我们今天活了150多岁。这在当时真是整个民族从未见过的神啊!拉美西斯熬死了他昔日的对手,熬死了反对他的政敌,同时熬死的还有他的妻子,以及他的儿孙。所以这个君王一生先后纳了8个王后,不计其数的嫔妃,100多个儿女,还熬死了12个准备继承王位的太子。不过,这些数字并不能说明他是一个反复无常的男人,相反,这样的一位近乎被神化的伟大统治者,他身后的故事一定因其传奇而格外地神秘迷人,而这位光芒万丈的法老陛下,竟然也不负众望地在寥寥无几史料的蛛丝马迹中,给我们流露出了他铁血光环之下的暖意柔情。

    公元前1279年,年方25岁的青年拉美西斯登上埃及法老的尊位,彼时的他意气风发,勇猛异常,而时常陪伴在他身边的,是15岁就嫁给他的上埃及贵族后裔之女奈菲尔塔里,这个出身高贵的女子为出身下埃及三角洲地带的拉美西斯家族带来了荣光和统治的基础,由此可以判断,这个女人与拉美西斯最初的结合,也许不是因为两情相悦,而是出于巩固政权的政治目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拉美西斯对这个政治联姻的女孩一直宠爱有加,她的名字“奈菲尔塔里”,意为最美丽的女人,大概她的魅力和美貌给了年轻的法老致命的诱惑吧。据相传,拉美西斯二世曾为奈菲尔塔里建造了一座美妙绝伦的莲花池,池底铺有五颜六色的橄榄石,每当傍晚莲花开放,花朵婀娜多姿随风摇曳,而美若天仙的王妃便在晚风如熏中用珍贵的药材花瓣沐浴静养,久而久之,直至年逾不惑西去之时,依然胸部饱满坚挺,风姿绰约,一如少女一般迷人。

    在埃及,这样一位美丽无瑕的第一夫人,毫无争议地征服了所有臣民的心,她被称作“最受宠爱者”,“魅力,甜美以及爱的拥有者”,“上下埃及的女神”。她的爱人、那位名垂青史享誉千年的伟大君主,也曾为她写下这样动人的情话:

    “太阳因你而升起,我心怀独一无二的爱情,她无可代替,仅仅擦肩而过的瞬间,她便偷走了我的心。若是她离去,我的心也随她而去。”

    直至今日,这些字眼依然让我们这数千载之后的人怦然心动,试想遥远神秘的古埃及,最为伟大尊贵的法老如此温柔地向他的爱人吐露真心,该是任何笔触都形容不出的动人吧。

    不过,遗憾的是我们今天无法领略这样一个容颜倾城的法老宠妃真实的面貌,她的陵墓早不知何时被盗取一空,木乃伊也面目全非,实在难以复原了。

    说起她的陵墓,更是不得不提到的一笔辉煌(新王国的陵墓已经不是金字塔了,而改为岩墓,金字塔在古王国最为兴盛)。大约在拉美西斯二世执政30年的时候,这个让法老深深迷恋的女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因为从那之后,古埃及的壁画、雕刻中再也没有看到过她的身影,要知道在这之前,奈菲尔塔里与拉美西斯二世在各类大典仪式的画面中总是形影不离的。奈菲尔塔里死后,被隆重地葬于埃及的王后谷,那里沉睡着几十位埃及法老的王妃,但却没有任何一个王妃的陵墓能和奈菲尔塔里的相媲美,那是一座精妙绝伦的长眠之所,法老将自己的怀恋注入到整个修建陵墓的过程中。 

哈索尔神庙

    心爱的王妃走后,这个驰骋战场、无所畏惧的君王悲痛万分,他更加疯狂地大兴土木。在阿布辛比勒,他为自己建造了一座恢弘异常的巨大神庙,即阿布辛比勒神庙,那里有拉美西斯及埃及阿蒙神的巨大雕像,而每一尊法老自己的雕像身边,都有一幅奈菲尔塔里的小浮雕,与法老紧紧依偎,永不分离。不仅如此,就在离阿布辛比勒神庙50米的地方,静静矗立着属于奈菲尔塔里的神庙,是拉美西斯二世专门为亡妻修建的,并将其命名为“哈索尔神庙”。“哈索尔”是埃及的女神,象征着白昼太阳神的妻子,典雅高贵,万人敬仰,在神庙的主殿——哈索尔神殿上,拉美西斯二世与奈菲尔塔里的雕像静静端坐,而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两尊雕像居然等高,法老给予了这个女人与自己平等的地位!这样绝无仅有的崇高地位和帝王宠爱,在男性主导后的世界历史上都堪称罕见,更不用说是在3000多年前的古埃及、这个骄傲得不可一世的伟大法老身上了。而之所以将这庞大的神庙建在当时人烟稀少的阿布辛比勒,有学者称是因为那里是努比亚人上达埃及的必经之路,是法老炫耀王威的方式,不过更多的人(包括我)更愿意相信,因为阿布辛比勒是奈菲尔塔里出生的地方……

    直到今天,走在阿斯旺灿烂的阳光下,我们依然可以仰望拉美西斯二世与他的爱妻遥遥凝视,美轮美奂的两座千年神庙,是拉美西斯法老用最霸道的方式向世人“秀恩爱”,这赤果果的晒幸福一晒就是3000年,无数代后人口耳相传着帝后从未老去的传奇,拉美西斯二世和奈菲尔塔里对于埃及人来说,绝不仅仅是历史,更是信仰、标志和图腾!

    奈菲尔塔里前后给拉美西斯诞下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但都未能继承王位,原因很简单,父王实在是太长寿,儿子没活过去就寿终正寝了。所以拉美西斯二世似乎一直在挑选继承人,他之后又纳过至少七个王后,其中一个还是与赫梯争霸后,对方送来的赫梯公主,然而这个法老虽然一直妻妾成群嫔妃无数,却大都是外国的人质或是单纯添加人丁显示国王阳刚之气的“工具”,再难以见到他对于奈菲尔塔里那般的柔情爱意。这个女人成就了拉美西斯的永恒吧,只有再千年之后,托勒密王朝的克娄巴特拉七世(埃及艳后)才重现了敢与她相提并论的光彩。

    纵然,小说里的穿越和再生都是假的。但是,史料和古文献给我们的证据,亦可依稀勾勒出拉美西斯二世——这个千古扬名的法老丝丝入扣的婚姻。奈菲尔塔里陪伴了拉美西斯前半生几十年,后来二人一同沉睡在尼罗河畔几千年的岩间。

    埃及人是相信地下重生的,所以法老和王后的神庙近在咫尺,遥遥相望,偶尔回眸一瞥,便是沉甸甸数千年的回忆。

    我是分割线啊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