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勾沉轶事
胡宗南宁娶戴笠情妇 不要宋美龄外甥女 发布时间 2015-10-03

转载 



                                 胡宗南与夫人叶霞翟在重庆(摄于1949年)

    蒋介石手下大将胡宗南年过不惑仍未婚娶。此事被蒋介石引以为傲,常训导部下要以胡宗南为楷模。陈立夫本想撮合他与宋美龄的外甥女孔令俊(孔祥熙的二千金孔二小姐),不想却被戴笠设计搅了局。慕容莲生撰写的《民国奇男子的爱情往事:点点梅花为我愁》一书,披露了胡宗南拒绝孔令俊选择戴笠情妇叶霞翟的全过程。 

     从黄埔军校毕业后,由于战绩骄人,胡宗南的官也越做越大,但他却不婚娶。有人为他做媒,他一一婉拒,说是国难当头何以为家。就这样,胡宗南年过不惑仍未婚娶。此事被蒋介石引以为傲,常训导部下要以胡宗南为楷模。

    他们哪里知道,女人和婚姻是胡宗南心底的黑色秘密,是他心底的痛。许多时候,伤害别人有多深,自家心底所残存的黑洞就有多深。

    1938年,胡宗南为扩军急需大笔费用,难能筹得。恰在这时,陈立夫发来电报,请胡宗南前往上海,说有要事相商。陈立夫和胡宗南是同乡,又有师生关系。两个人都从军后,陈立夫给予胡宗南不少的关爱和援助,使胡宗南如鱼得水如虎添翼。

    接到陈立夫的电报,胡宗南揣摩着,准是恩师要给他一笔可观的军费,不由得十分兴奋。

    到了上海,才知道陈立夫要为他做媒,女方是孔祥熙的二千金孔二小姐孔令俊。

    孔二小姐自幼便撒野成性,在学校最喜欢挑起同学打架斗殴,她则作壁上观。长大后,这个孔二小姐亦是十分另类,留大背头,西装革履,歪戴礼帽,或商贾打扮,手持折扇,口叼雪茄,令人雌雄莫辨。时人曾称之为“混世魔女”。

    “混世魔女”到了婚嫁年龄,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其母宋霭龄甚是着急。这时,陈立夫向孔家推荐了一个“乘龙快婿”——胡宗南。陈立夫利用自己在中统的地位,为胡宗南大造舆论,说他如何有军事才干,带兵有方,是少有的将星,又是如何洁身自好,为官清廉。如此一番造势,孔家动心了,渴望夫婿的孔二小姐也是听得心花怒放,大有非胡宗南不嫁之意。

    陈立夫没有料到,胡宗南对这桩婚事并不感兴趣。胡宗南早就听说了孔二小姐的一些事,也知道她挑选郎君多年,没人入得她的眼。他很是犹豫孔二小姐能否看得上他。陈立夫笑了:“没有足够的把握,我找你谈吗?”

    一边是老师的极力撮合,一边是自家的疑虑横生,胡宗南猜不透,这般好事怎会突然寻到他头上呢?

胡宗南想起了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想听听戴笠的意见。

    戴笠也是浙江人,当年不得志时,曾流落杭州街头,时任小学教师的胡宗南带领学生去杭州春游,和戴笠邂逅,谈话投机,从此结为莫逆之交。二人都在军中发迹后,相互扶持,戴笠更是常在蒋介石面前为胡宗南美言。曾追随戴笠多年的沈醉也说:“戴笠在工作上和私生活上能打成一片的知心朋友,应当首推胡宗南了。每次见到胡,真是三天三夜都谈不完一样。”如此交情,很自然,胡宗南每有要事,多与戴笠相商。

    见到戴笠,胡宗南说到将和孔二小姐结亲之事,戴笠悚然一惊,但面上不动声色。陈立夫为中统巨头,戴笠为军统巨头,两派为争权夺利可谓是冤家对头。陈立夫来做媒,戴笠怎会要他如愿?戴笠毫不留情地奚落孔二小姐:明明是个女人,却偏爱打扮成男人样,使人难辨雌雄,哪有半点女人味?再则,她性格乖张飞扬跋扈,娶了她,岂不是引狼入室自讨苦吃?
    一个把孔二小姐捧上了天,一个又将她贬入了地,听在胡宗南耳里,他为难了。想来想去,左右权衡,胡宗南决定先拖着,既不正面拒绝,也不明确表态。几天后,借故军务繁忙,胡宗南离开上海,回到西安。 

    陈立夫怎会真的看不出胡宗南的态度,他知道胡宗南看不上孔二小姐,为了尽快促成这桩特殊的有许多利害关系牵扯其中的婚姻,他依然紧锣密鼓地进行斡旋,鼓励孔二小姐前往西安,去见胡宗南。

    孔二小姐一动身,陈立夫又给胡宗南发电报,要他把握良机,婚姻大事,要从党国利益考虑,更要从个人前途去着想,否则追悔莫及。

    面对孔二小姐上门求亲,又有恩师翻来覆去告诫,胡宗南思前想后,决定暗访孔二小姐。

这次暗访,后人在传说中有两个版本:

    一是,胡宗南装成一位少尉排长,让侍卫组长领路,以执行公务为名,前往孔二小姐下榻之处。那天,刚到了孔二小姐处,胡宗南就远远地看见她穿着紧身的西裤,上身则是燕尾式大开叉西装,这装束套在一个女人身上,胡宗南很是感到古怪。孔二小姐给胡宗南的第一印象十分糟糕。更巧的是,这时一个女仆牵着一只小狗,孔二小姐顺手就将小狗抱了过来,与其一阵狂吻。吻罢,她又将小狗交给女仆,谁知女仆未能接稳,小狗被摔在地上,汪汪直叫。孔二小姐伸手就给了女仆两巴掌,并不就此罢休,双手叉腰破口大骂,活脱脱像个母夜叉。看见这么多已经足够了,胡宗南扭头就走,还一迭声地说:“晦气!晦气!”

    还有一种说法是,孔二小姐到了西安,还没见到胡宗南,却有记者先来采访了。这个记者是胡宗南所扮,他身着西装,肩挎照相机,还粘了一撮假胡子。胡宗南走进客厅,只见孔令俊身着黑色西装,扎一条红色领带,一只手拿着一支雪茄,一只手牵着一条黄毛哈巴狗,正冲着窗户吐着烟圈。

孔二小姐一边逗狗一边懒懒地问:“找我有什么事?”

“想……请教几个问题。”胡宗南慌忙递名片。

    “就你这德性,还当记者!”孔二小姐出言不逊,“也不撒泡尿照照,就想采访我?回去告诉你们社长,叫他直接来找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胡宗南强压怒火,继续赔笑脸,表示希望能拍一张孔二小姐的照片。

    “在上海,我的一张照片值十万块,滚吧!”孔令俊对胡宗南不屑一顾。

    照片没拍成,胡宗南却憋了一肚子气。回到住所,胡宗南把假胡子一扔,照相机一摔,大骂了一通。

    孔二小姐给胡宗南的印象太坏了,举止粗俗,毫无教养,不男不女,目空一切,这样的女人娶进门,那可真是引狼入室。胡宗南给陈立夫拨电话,说他要去前线督战,军情紧急,个人的事只好暂时放一放。

    但,孔二小姐岂肯就此罢休?她直接把电话打到胡宗南的司令部,明确告诉胡宗南的参谋,她必须见到胡宗南,否则就不走了。

    胡宗南这时才发现事情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怎么办呢?又找戴笠支招。戴笠建议胡宗南和孔二小姐见面,然后想个妙法,让她主动退婚。什么妙法呢?戴笠说:“她孔二小姐是个怕吃苦的人,你何不带她去一个地方游玩,在游玩中故意对她冷冷无情,累她一阵子,她就会死心。”

    两天后,胡宗南带着两个贴身侍卫,请孔二小姐去华清池。他一身戎装,而孔二小姐呢,这一次完全淑女装束,身着套裙,脚穿高跟鞋,还洒了浓浓的香水。倘若胡、孔二人人生初见,孔二小姐就如此有女人味儿,他们未必不会结婚。到得此时,胡宗南心中早有定论,任她孔二小姐再怎么婀娜多姿他也无动于衷了。

    胡宗南和孔二小姐步行观光,不停地走呀走,大约行了两个小时的路。孔二小姐脚上磨起了水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胡宗南佯装不知,只顾赞叹美景,毫无怜香惜玉的表示。游玩结束,孔二小姐一回到住处,便大骂胡宗南混蛋,并发誓说:“就是他胡宗南当了皇帝,我孔某人对他也毫无兴趣。”

这门亲事就此不了了之。

    从此之后,孔二小姐再没有和任何男人谈过恋爱,更不要说结婚。她行事越发像个男人了,模仿男人“三妻四妾”,还专好从男人手里抢女人。直到后来,去了台湾,陪在姨妈兼干妈宋美龄身边,渐渐收敛放浪形骸,归于循规蹈矩的生活。

    或许在认识胡宗南之前的生活中,孔二小姐的性取向一直都是模糊的。那时的她,譬如站在悬崖边,若遇见一个合适的男人,自有另一番世俗男女夫妻生活,偏偏在那时,她遇见的是胡宗南,又有了那番遭遇,本就性情古怪的她对男人心灰意冷。

    一个人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更多时候取决于这个人遇见了谁。一次在旁人看来不值一提的遭遇,于当事人来说,却有着刻骨铭心的触动,从而整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终于,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

    戴笠帮助胡宗南撇清了和孔二小姐的关系,又过了没多久,他为胡宗南带来了叶霞翟。

    叶霞翟也是浙江人,原名叶霞娣,生于一个普通农家。1929年,叶霞翟毕业于浙江省立处州初级中学师范,在松阳县立成淑女子小学任教。父母盼她早日嫁人,有所依托,于是托人为她介绍了一个丧妻的财主。受到现代民主思想熏陶的叶霞翟,坚决抵制这场封建包办婚姻,1931年考取浙江大学农学院,离开了家。

    在农学院读书不足半年,又转入浙江省警官学校。为什么要转学?无史料可查,只知道,入学时她将“叶霞娣”改为“叶霞翟”,毕业后分配至军统机要处任职。

    有人说,叶霞翟名为戴笠的机要秘书,其实是戴笠最宠爱的情妇。这也只是传言罢了,其中真实关系无从得知。

    有一天,胡宗南去见戴笠,陪侍左右奉茶倒水的叶霞翟吸引了他。戴笠是何等精明之人,一下子就看出来胡宗南迷上了叶霞翟。戴笠虽和胡宗南是好友,但他仍想进一步拉拢或者控制胡宗南,于是投其所好,叶霞翟便成了“礼物”。胡宗南每次前来,戴笠都要叶霞翟作陪,有时还故意推说很忙,单独留下叶霞翟和胡宗南相处。

    天长日久,胡宗南和叶霞翟真的产生了恋情。就在这时,戴笠却突然将叶霞翟送到美国留学了。戴笠这样安排,颇有深意:一、他知道胡宗南最欣赏最崇拜的女性是宋美龄,于是他也让叶霞翟去接受美式教育,既摆脱了叶霞翟在人们眼中“女特务”的形象,又能提升叶霞翟的素养,这样,谁也不会说大名鼎鼎的“西北王”胡宗南娶了个“女特务”回家。二、送叶霞翟去美国留学,也算是吊足了胡宗南的胃口,使其时刻听命于己,为己所用。

当然,胡宗南并未意识到他中了戴笠的美人计。依着戴笠的手腕,怎能让他识破?

    叶霞翟去了美国后,与胡宗南保持着密切的书信联系。他们鸿雁频传,互诉爱恋,情意绵绵。据《宗南文存》记载,胡宗南赠诗叶霞翟,其中有一首这样写道:“纵无健翮飞云汉,常有柔情越太华。我亦思君情不胜,为君居处尚无家。”

    两人一别就是七年。1944年,叶霞翟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之后回国,居于南京,任教中央大学。这一时期,胡宗南正忙于战事,没有时间考虑婚娶大事,叶霞翟为他守候。

    1947年,蒋介石特颁“河图勋章”给胡宗南,还将他由中将加上将衔晋升二级上将。喜不自胜的胡宗南,很有功成名就的感觉,趁势向蒋介石提出结婚的请求,新娘就是叶霞翟。蒋介石立即允准,并送了一份厚礼。

    这一年,胡宗南51岁,叶霞翟34岁。据胡宗南的卫士回忆,婚礼非常简单,结婚的洞房就是一间窑洞,而且是胡宗南自己粉刷的。有人提议找几个人来帮忙,胡宗南说:“这是我私人的事情,用不着别人。”之后,请了交情不错的朋友吃顿饭,婚礼就算完成了。

    独居大半生,终在知天命之年,胡宗南再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南征北战,戎马半生,胡宗南早已不是当初和梅氏结婚时的那个胡宗南了。他早已学会如何正确地看待男女关系,如何疼爱自己的女人。倘若这个时候,和他结婚的是梅氏,想必梅氏当有另一种甜美生活,可惜,他们相遇太早。

    世间男女,纠纠缠缠,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不过两种遗憾,要么相遇太早,要么相逢恨晚。有些人早早地就学会了如何去爱,有些人却用尽大半生才明了爱的真谛。曾经痛苦为爱纠结,或许并非不爱,只是那时并不懂爱,以为狠狠地刺伤对方方是成全。不成熟的爱,譬如武侠小说中打七伤拳,伤人伤己。

    1950年,胡宗南去台湾,仍担任一些要职,但早已不复“西北王”时的威风,1960年后更是深居简出,郁郁寡欢。叶霞翟在台湾投身教育和慈善事业,以“叶苹”为笔名,著有《天地悠悠》、《山上山下》等著作。

    1962年2月,胡宗南病逝于台北。胡宗南走了,叶霞翟并不十分难过,她和他共度十五年,曾有风风雨雨,也有寂寞平淡,足够了。人生能有几个十五年呢?能够一起白头已属幸运。

    又十九年后,叶霞翟也离开了人间。发不同青心同热,生不同年死同穴。她和胡宗南葬在一起。

    也算得是圆满结局。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