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侨社园地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 发布时间 2014-09-02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 陈太荣、刘正勤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天皇裕仁签署与广播了《终极诏书》,宣布“接受联合公告”,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17日,日本天皇发表饬谕,令全世界各地所有日军缴械投降。9月2日上午9点,在位于东京湾美军“密苏里”号战列舰举行的日本投降仪式上,日本政府代表外相重光葵和陆军参谋长梅津美治郎签署了投降书,中国代表为军令部长徐永昌。9月3日,中国举国欢庆,庆祝抗战胜利。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中国首都南京举行。日本的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字,但未交佩刀。中国受降官是陆军总司令何应钦。1946年1月,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成立。冈村宁次被列为战犯,驻日盟军总部几次照会南京国民政府,要求将冈村宁次遣送日本受审,但南京国民政府就是拖着不办。1948年8月23日,上海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冈村宁次。1949年1月26日,中国法庭竟宣布冈村宁次无罪释放。1月29日,冈村宁次乘美国轮船回日本。

1945年10月25日,在中国台北举行台湾地区日军投降仪式。中国政府代表为陈仪,他宣布从即日起台湾和澎湖列岛重新归入中国版图,日本在台湾长达50年的统治宣告结束。1946年11月29日,中国海军“永兴”号和“中建”号两舰收复西沙群岛,并在永兴岛上举行主权收复仪式。12月12日,中国海军“太平”号和“中业”号两舰收复南沙群岛,并在太平岛上举行主权收复仪式。

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国发表《开罗宣言》。主要内容为:“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如满州、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使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苏联于8月8日加入。《波茨坦公告》第8条为:“《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现,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奠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新秩序的重要原则,也是战后中国收回东北、台湾岛、澎湖列岛、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主权的国际法依据。按常理说,在1895年《马关条约》中清朝向日本“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岛屿”,钓鱼列岛当然包括在内。既然“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岛屿”已回归中国,中国钓鱼列岛在国际法上也应随台湾一并回到祖国怀抱。但到目前为止,日本就是不还。甚至不惜要同中国大动干戈。

一、 日本侵占中国钓鱼列岛经过

1972年,日本外务省发表了《关于钓鱼岛主权的基本见解》。声称,1884年日本福冈人古贺辰西郎发现久场岛(黄尾屿)有大量信天翁栖息,其羽毛可销往欧洲,便于1885年请求冲绳县令允许其开拓,并在岛上树立标志。1894--1933年,古贺辰家族还在钓鱼岛设渔业开发加工厂。日本政府以此为据,称钓鱼岛是“无主地”,是由日本人先占而非甲午战争时从中国夺取的,称“该岛向来构成我国领土西南诸岛的一部分”。

钓鱼列岛位于冲绳海沟西面,由钓鱼岛、黄尾屿等71个岛屿组成,陆地面积6.344平方公里。

(一) 钓鱼列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中国、古琉球王国和日本国本身的历史文献与地图都证明钓鱼岛是被中国人最早发现与命名。

1、 中国历史文献与地图:

从1372年开始,明太祖便派杨载作为册封使出使琉球。琉球的中山王也遣其弟随杨载入明,朝贡受封。明朝最早记载中国人利用钓鱼岛赴琉球的文献是1403年的《顺风相送》一书,书中记载的名称为“钓鱼屿”与“赤坎屿”(今赤尾屿)。这证明,钓鱼岛列岛最迟是在1372—1403年之间,即被中国赴琉球的册封使船最先发现并作为海上航行标志予以利用。

1808年,沈复随同齐鲲、费锡章出使琉球。《海国记》中记叙着《浮生六记》沈复出使途中的见闻。“十三日辰刻见钓鱼台,形如笔架。遥祭黑水沟,遂叩祷于天后,忽见白燕大如鸥,绕樯而飞。是日即转风。十四日早,隐隐见姑米山,入琉球界矣。”

2、 古琉球王国历史文献:

1650年,琉球王国权威史书、琉球宰相向象贤监修的《琉球国中山世监》转载明朝册封使陈侃“见古米山,乃琉球岛”之说,认为赤尾屿及其以西岛屿非琉球领土。1708年,琉球大学者程顺则在《指南广义》一书也称,姑米山(久米岛)为“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

3、 日本国文献与地图:

1785年,日本林子平所著《三国通览图说》的附图“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其中钓鱼台等岛屿的着色与中国大陆相同,与琉球明显有别。1876年,日本陆军参谋局绘制的《府县改正大日本全图》、1873年大规文彦出版的《琉球新志》一书所附《琉球诸岛全图》等,也均不含钓鱼岛列岛。甚至到1879年,中国清朝北洋大臣李鸿章与日本就琉球归属问题谈判时,中日双方仍确认,琉球是由36岛组成,根本不包括钓鱼岛等岛屿在内。

4、 中国最早将钓鱼列岛列入中国版图:

早在1562年,中国明朝出版的《筹海图编》,已将钓鱼岛等岛屿划入中国福建省版图。

5、 中国最先对钓鱼列岛实施行政管辖:

在2013年5月15日举行的“首届中国海洋强国战略研讨会”上,《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

郑海麟发布了一项最新研究成果。据郑介绍,日本第三书馆1996年出版的井上清著作《“尖阁”列岛钓鱼台群岛的历史剖析》一书记载,1845年6月一艘名为“沙马朗”号的英国军舰抵达琉球,并计划测量台湾附属岛屿花瓶山至钓鱼岛之间的水文地理。郑又在琉球王国第一部编年史《球阳》第二十一卷中找到了此事件的旁证。书中记载,“沙马朗”号船长为登岛测量之事,曾通过英国驻福州领事馆领事李太郎和琉球国中山王驻福州琉球馆官员,向福建布政司提交了申请,得到批准后才前往测量“。

(二) 日本密谋侵占中国的钓鱼列岛

1885年古贺辰西郎向冲绳县令申请开拓久场岛后,冲绳县令就立即报告了日本内务卿。1885年10月21日,日本外务卿井山馨致内务卿山先有朋信中称,“经详加熟虑,该等岛屿也接近清国国境。与先前完成勘查之大东岛相比,发现其面积较小,尤其是清国对各岛已有命名,近日中国报事,刊载我政府拟占据台湾附近清国所属岛屿之传闻,对我国报有猜疑,且屡次引起清政府之注意。此刻若公然建立国标,必遭清国疑忌,故当前宜限于实地调查及详细报告港湾形状、有无可待开发之重要物产等,而建国标及着手开发等,可待他日见机而作”。同年12月25日,日内外务两卿联名下令:“切记目前不可建(国标)”。直到1893年,日本冲绳县知县要求将钓鱼岛等划归冲绳县时,日本内、外务两卿还将此拖了一年。

1894年7月2日,中日爆发甲午战争,清朝战败,双方商签条约。12月27日,日本内务大臣野忖靖发密文给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称:关于在“久场岛”、“钓鱼岛”建标桩一事,虽已下令暂缓,“但今昔形势已殊”,对这些岛屿“需加管理”,故应重议此事。这次日外务省未表异议,并称“请按预定计划适当处置”。1895年1月14日,日本政府便通过“内阁决议”,将钓鱼岛划归冲绳管辖,并建立标桩。日本内阁的这一“秘密”决定,直到1952年3月在《日本外交文书》第23卷中才对外公布,此前清政府、中华民国历届政府以及国际社会完全不知情。日本当时也未在钓鱼岛上建标桩,直到1969年5月5日,冲绳县石垣市才在岛上建起一个长方形石制标桩。

1895年4月17日,日本强迫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其中第二款规定,中国向日本“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1895年6月2日,签署《交接台湾文据》前,日本公使水野遵与清政府全权委员李经方讨论了台湾附属各岛屿包括哪些岛屿。中方提出应列出台湾所有附属岛屿的名录,但日方代表回复说:“如果将岛名逐一列举,难免会出现疏漏或涉无名岛的问题,如此一来该岛将不属于日中任何一方,从而带来麻烦。有关台湾附属岛屿已有公认的海图和地图,并且在台湾和福建之间有澎湖列岛为天然屏障,日本政府决不会将福建省附近的岛屿视为台湾附近的岛屿。”1900年,日本政府将中国的钓鱼列岛改称为“尖阁群岛”。

根据前面提供中国、古琉球王国和日本国的一些历史文献与地图看来,钓鱼列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是中国人最早发现并命名钓鱼列岛,是中国最先将钓鱼列岛划入版图与实施行政管辖。因此,钓鱼列岛不是“无主地”,而是“有主地”,岛主就是中国。1895年1月14日,日本政府趁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战败求和谈判签约之机,通过“内阁决议”,强行将中国钓鱼列岛划归冲绳管辖。日本利用甲午战争夺取中国钓鱼列岛也正是《开罗宣言》所指日本“贪欲所攫取之地”。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领土,日本必须无条件归还中国。

二、 钓鱼岛争议案是美国在中日间埋下的一块领土“疙瘩”

美军占领琉球后,于1946年1月27日发布《联合国最高司令部训令第667号》,其中第三项明确规定了日本版图所包括的范围,“日本的四个主要岛屿及包括对马诸岛、北纬30º以南的琉球诸岛的100个邻近小岛”,并未提包括钓鱼岛在内。

1947年4月2日,联合国制定了《关于前日本委任统治岛屿的决定》,美国实际上在二战结束后就已从联合国获得对琉球的托管权。《联合国宪章》第78条规定,联合国会员国的领土不适用托管制度,显而易见,被托管就已不是日本领土。

1951年9月8日,美国等48个国家(苏联和中国台湾当局均未参与)背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日本签署《旧金山和约》。其中第三条规定,“日本政府同意美国对北纬27度以南之西南群岛(含琉球群岛与大东群岛)、孀妇岩南方之各岛(含小笠原群岛、西之与火山群岛)和冲之鸟岛以及南鸟岛等地送交联合国之托管制度提议。在此提案获得通过之前,美国对上述地区、所属居民与所属海域得拥有实施行政、立法、司法之权利”。

1951年9月8日,中国政府就《旧金山和约》发表声明,指出其非法性。据此,产生的“托管”和“归还” ,将钓鱼岛裹挟其中,进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也成为中日领土之争的根源。《旧金山和约》及其他相关规定,无权涉及和决定中国领土归属问题,不能产生将钓鱼岛主权授予日本的法律后果。

1953年,美国私自将托管地中的萨南诸岛(大隅、土噶喇与奄美三群岛)先归还日本。

1953年12月25日,又发出一分美国政府第27号令,即关于“琉球列岛地理界线”的布告。称“根据1951年9月8日签署的对日和约”,有必要重新指定琉球列岛的地理界线,并将当时美国政府和琉球政府管辖的区域指定为,包括北纬24º、东经122º区域内各岛、小岛、环形礁、岩礁及领海。这是美国对中国钓鱼岛的非法侵占,把钓鱼岛作为美空军的靶场。

1971年6月17日,日美两国又背着海峡两岸中国人民签署了《关于琉球诸岛及大东诸岛的决议》,美国放弃并给日本依照《旧金山和约》第三条所享有的权利与利益,把琉球连同中国钓鱼岛的行政权移交给日本,给中日之间埋下了祸根。1972年7月25日正式移交,此决议中宣布的日本领土范围,与1953年美第27号令完全相同,这样就将钓鱼岛切给日本的冲绳县。日本政府据此主张钓鱼岛属于冲绳县的一部分,并将钓鱼岛及其周围海域划入日本自卫队的“防空识别圈”内。1971年6月20日,中国外交部声明指出:“美日两国在 ‘归还’冲绳协定中,把我国钓鱼岛等岛屿列入‘归还区域’,完全是非法的,这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钓鱼岛等岛屿的领土主权”。

1971年10月,美国政府表示:“美国认为,把原从日本取得的对这些岛屿的行政权归还给日本,毫不损害有关主权的主张。美国既不能给日本增加在它们将这些岛屿行政权移交给我们之前所拥有的法律权利,也不能因为归还给日本行政权而削弱其他要求者的权利。……对此等岛屿的任何争议的要求均为当事者所应彼此解决的事项。” 2014年8月5日,美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重申,美国在有关钓鱼岛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2014年4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访日时竟然宣称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适用于钓鱼岛地区。

三、 南京国民政府与后来台湾地区领导人收复钓鱼岛主权斗争不力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作为战胜国、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又是《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缔约国之一,理应坚决要求收回中国钓鱼岛主权。但南京国民政府领导人却把主要精力用于在中国发动内战,企图彻底消灭中国共产党的军队,没有采取坚决有效的措施收复钓鱼岛主权。而后来台湾地区领导人多采取坐山观虎斗,企图从中渔翁得利,以捞点蝇头小利。更有甚者,李登辉竟明目张胆公开宣扬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而现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2012年9月10日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后、中日钓鱼岛主权之争最激烈的关键时刻,不与中国大陆联手抗日共同维护钓鱼岛主权,反而高唱“搁置主权争议”的论调,与日本签署“台日渔业协议”,使日本“分而治之”的目的得以实现,减弱中国人民的保钓力量。

台日自1996年启动钓鱼岛海域渔业谈判以来,日本年年不让步。2013年4月10日,《日本交流协会》会长桥光夫和台湾《亚东关系协会》会长廖了以在台北举行第17次渔业会谈,并签署了“台日渔业协议”。“协议适用水域”在台方暂定执法线外新增加3个区块,让台方渔民作业范围扩大1400平方海里,包括过去常遭日本公务船干扰的地区。

为了避免触及主权争议,台日双方同意这次将钓鱼岛12海里的水域排除在所谓“协议适用水域”外。台方坚持列入“免责条款”,确认协议各项规定都不损及台湾有关主权及海域主张的国际法立场与见解,确保台方对钓鱼岛主权。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表示,“以后有机会再来讨论”。台“海巡署长”王进旺表示,若有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非台籍渔船进入钓鱼岛水域,台方仍会“依法取缔、驱离”。

四、琉球主权应再议

2013年5月8日,中国《人民日报》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李国强等两位学者撰写的《论“马关条约”与钓鱼岛问题》的文章。文中记述了日本政府当年如何强行吞并琉球王国、占据琉球群岛的历史,质疑日本对琉球的主权拥有,认为“历史上悬而未决的琉球问题也到了可以再议的时候”。一些日本媒体随后炒作,日本政府甚至向中国提出抗议。5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冲绳和琉球的历史是学术界长期关注的一个问题。该问题近来再度突出,背景是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断采取挑衅性行动,侵犯中国领土主权。对于日方就《人民日报》质疑冲绳主权归属一事提出“抗议”,中方不接受日方所谓“抗议”。

我们在研究钓鱼列岛主权归属中国时,总要遇到冲绳(琉球)问题。古琉球王国自1372年开始就向明朝进贡,其国王亦受册封于明朝,官方语言为汉语文言文。1854年7月11日,琉球王国与美国签署了《琉美修好条约》,又分别于1855年与法国、1859年与荷兰签订友好条约。1872年,日本强行废琉球王国为琉球藩。1875年7月24日,琉球国在日本的逼迫下停止向中国朝贡,成为日本的傀儡国。1877年清政府驻日本首任公使何如璋,到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抗议日本吞并琉球。1878年4月,日本政府勒令琉球国王尚泰到东京听候处置。8月30日,日本政府在何公使按清政府指示交涉过程中,正式宣布改琉球为郡县,声明琉球与中国的关系由日本外务省“处理”。1879年3月11日,日本又因琉球民众抗日强行搞“琉球处分”,推行“废藩设县”,琉球被编入鹿儿岛县。同年4月4日,在原琉球国设置冲绳县后,又划归后者。

1879年6月12日,时任美国总统格兰特、美国驻华副领事毕德格等人在天津会晤北洋大臣李鸿章。李要求他调停琉球问题,格应允。在他的调停下,日中就琉球问题展开磋商。日方提出“分岛改约案”,愿割宫古、八重山两岛给中国。清曾考虑接受此案,让琉球国在此复国。但琉球在北京的官员认为此二岛土地贫瘠,无法生存,万不可接受。

1880年4月4日,李鸿章会见日本政府代表竹添进一郎,提出了琉球三分方案。内容为:将包括冲绳本岛在内的中部各岛归还琉球,恢复琉球王国,将宫古与八重山以南各岛划归中国;将包括奄美大岛在内的5岛划归日本。但日方不接受,谈判陷入僵局。清日最终未在谈判条约上签字,琉球问题因而被长期搁置。但随着1894年甲午战争清政府战败,日本并吞琉球遂成定局。

1945年4月, 日本以“担心琉奴带领支那人清算日本”为由,下达“玉碎令”,并要当地驻军

杀光琉球人。据不完全统计,在美军夺取琉球前,日军共屠杀琉球民众26万余人。

根据《联合国宪章》第79、83、84条规定,“置于托管制度下之每一领土之托管条款及其更改或修改,应由安理会或联合国大会批准。”而根据《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规定,二战后日本的领土仅为日本本土四岛。至于日本的主权是否及于其他岛屿,应由“吾人”缔约国中美英苏(俄)等战胜国“所决定”,而不是由美国或日本单方面可以决定的。因此,美国将琉球连同中国钓鱼列岛的治权私相授受给日本是无效的,钓鱼岛主权中国在法理上明白无误,就连琉球主权是否归属日本也应再议,不能由日美两国单方面说了算。同样,韩国独岛和俄罗斯南千岛群岛(齿舞、色丹、国后、择捉4岛)也不在限定的日本固有领土范围内。

独岛位于韩国郁陵岛东南约87.4公里处,而距日本最近的隐歧诸岛有161公里。独岛由东岛、西岛及周围37块岩礁组成,面积25517平方米。独岛历史上属韩国管辖,日本政府在日韩合并前也承认独岛为韩国领土。

1946年1月29日,驻日盟军总司令部发表了有关从政治上和行政上分离日本若干周边区域的决定书(SCAPIN)第677号),其中第3条明确规定把独岛移交给驻韩美军管辖。同年6月22日,在SCAPIN第1033号第3页中又做了进一步规定:“今后日本的船舶及乘务人员不得接近独岛12海里以内区域,并且对于该岛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近。”

韩国建国后,美军将其占领下的朝鲜半岛领土一起移交给韩国,但独岛的归属却没有明确,在1951年《旧金山和约》中也避而不谈,从而为日本留下翻旧账的余地。1952年1月18日,韩国将独岛划为领海管理。

1953年5月,日本出兵占领竹岛,并在岛上设立领土标志碑。同年7月12日,韩国退伍军人韩淳七率“独岛义务守备队”40余人登岛赶走了日本人,并坚守3年8个月,直到1956年韩国海洋警察守备队接管该岛。

日本声索竹岛的理由是:根据1951年《旧金山和约》,日本已放弃对韩国领域拥有任何主权,但竹岛并未包括在内。“17世纪中期,日本实际上就管辖这些岛屿,当时它们被用作日本渔民的停歇处。”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军进驻时,竹岛上并无人居住。1905年1月28日,日本把此岛命名为竹岛。因此,“竹岛显然是我国领土的一部分,历史上如此,根据国际法也是如此。”

1855年,日俄签署《日俄和亲通好条约》,瓜分了千岛群岛。两国以伊普鲁普岛与乌鲁普岛之间的海峡为界,以南称南千岛群岛(含库页岛),归日本所有,日本在此设置行政区划。明治维新后,日本嫌库页岛太远而放弃。1875年,两国在彼得堡签署《库页岛千岛群岛交换条约》,日本放弃萨哈林岛主权,而拥有整个千岛群岛的主权。1905年,俄罗斯战败后,两国于9月签署《朴茨茅斯和约》,俄将库页岛南部割让与日本。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苏联根据1945年2月苏美签署的《雅尔塔协定》,在日本投降后,于8月25日宣布拥有千岛群岛和南库页岛的主权。

在1951年《旧金山和约》第二章“领土”中,约定日本放弃对1905年《朴茨茅斯和约》后取得领土(千岛群岛与库页岛南部)之所有权利与请求权。然而,条文中没有约定千岛群岛的范围。在签约当时,日本国会通过决议放弃库纳施尔岛(国后岛)和伊图鲁普岛(择捉岛),但苏联当时未签这份和约。

1956年,苏日签署《苏日共同宣言》。由于当时两国对南千岛群岛主权问题无法达成共识,日本国会在1956年2月取消放弃国后与择捉两岛的决议,但不放弃南千岛群岛主权。因此,最后签约时,苏日没有对领土争议达成任何协定,宣言中没有任何相关内容。

2004年,俄罗斯决定归还赫巴马伊群岛(齿舞岛)和斯科坦岛(色丹岛)(仅占争议面积7%),但被日本拒绝。

2009年7月3日,日本参议院通过《促进北方领土问题解决特别办法》修正案,明确“北方领土为我国固有领土。”

2012年3月,俄罗斯当选总统普京再次表示俄愿归还上述二岛。3月8日,日首相野田佳彦表示,“这不是四岛归还一半就可以的问题,这两个岛的面积仅占南千岛群岛总面积7%,其余93%不归还就谈不上公平。”南千岛群岛面积共4994平方公里。

2014年2月18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记者表示,南千岛群岛“二战”后就是俄方领土。第二次大战结果得到国际社会公认,并已被写入联合国宪章。“当我们讨论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时,必须以这一现实为出发点。”

许多专家认为,当前中日关系恶化是日本在历史问题上未得到彻底清算、政治发生严重右倾化的结果。日本对华战略以钓鱼岛问题为切入点,挑动中日关系紧张,鼓吹中国威胁。并以此为借口,对外以美日同盟为基础拉拢中国周边国家,千方百计围堵中国,对内完成修宪扩军,实现日本“正常国家”目标。日本当局对包括甲午战争在内的侵略罪行没有彻底反省和认真清理,是钓鱼岛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的根源所在。我们认为,中国应同俄罗斯、韩国等国联合起来,在共同清算日本二战侵略罪行的同时,争取早日解决各自的争议领土问题。

2014年8月15日于巴西海西飞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