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侨社园地
巴西杰出华人回顾:角仔大王王森 发布时间 2014-04-03

                                前排左四为王森会长、右四为麦荣基监事长。



                                        角仔大王王森 

没有名片的会长

旅居巴西的广东侨胞,移民历史悠久,人数众多。广东同乡总会,称得上侨社里数一数二的大侨团。然而,作为一会之长的王森,恐怕是侨领中,唯一还没有名片的会长。

是他吝啬小气,舍不得印名片?差矣。广东同乡会成立之时,为筹款购买会址,他慷慨捐资,出手就是一万美元,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那么,何故这位赫赫有名的会长没有名片呢?用他的话说:“我不怕没有名,就怕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希望人们认识我,是通过我的实际工作,而不是通过名片上的头衔。”

瞧,王森就是王森,对于名利荣辱,有一番不同常人的见解。

刚迈入“古稀之年”的王森,祖籍台山县,一九五0年移民巴西。著名的华裔将军李安义的父亲李安先生,就是王森的舅舅。当年舅舅李安一封邀请信,廿七岁血气方刚的王森就孑然一身,登上了远洋轮,劈风斩浪,途经菲律宾、新加坡、日本、非洲诸国,渡过七十天漫长的航行,抵达巴西里约。

初抵巴西,王森在舅舅的饭店里工作。勤快、聪明又感恩图报的王森,把舅舅的饭店当成自己的家,什么都干,什么都学,当服务生,下厨房,站柜台,看收款台,没几年就成了舅舅饭店里不可缺少的顶梁柱。
语言是生活中须臾离不开的交流工具,工作之余,王森没有忘记学习葡语。起先他参加了里约中华会馆举办的葡语短期班,而后他开始刻苦自修。

饭店工作,营业时间长,很少有大块时间按部就班学习。于是,王森就利用点滴的时间“下脚料”,口袋里揣上一个小单词本,见缝插针地学。集腋成裘,聚沙成塔,很快他就能说一口流利的葡语,并能看能写,在同辈新移民中成了佼佼者。
就这样,边工作边苦修葡语,在舅舅饭店一干就是九年。

一九五八年,舅舅李安将生意扩展到圣保罗,在圣市开了一家角仔店,派王森前往打理。角仔店开张后,生意很快走上轨道。一九六0年,受舅舅角仔店生意兴隆的启发,再加上打理舅舅角仔店已驾轻就熟,应付有余。于是,王森决定与朋友合作,开一家自己的角仔店。毕竟来巴西十年了,协助舅舅义不容辞,但总不能老是仰仗舅舅,寄人篱下呵!迟早要开创一条自己的路。

创业难,难于上青天。他找来三位股东,却都是毛头小夥子,资金不足,又无担保人,开店谈何容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四人一合计,资金问题总算有了办法:起一个互助会会。用标来的会款先干起来再说。没有担保人怎么办?四人四张口,苦口婆心去游说房东,并以三个人的押金自保。终于使房东在合同上签了字。而后,他们开始办执照、搞装修、买设备、进货进水……就这样,第一家位于PENHA的角仔店开张了。而那时王森还要照看舅舅的角仔店,因分身无术,他只好两边跑,其辛苦可想而知的。

从打工仔到角仔大王

开角仔店,利润少,付出多。起早贪黑,赚得都是辛苦钱。诚然,很多中国人开过角仔店,但多数人只把它当作原始资本积累的过渡性生意。三十多年来,王森和他的太太、儿女,没有离开角仔店。他们靠角仔店起家,靠角仔店持家,靠角仔店的发家。如今,他家族的六处公寓、五部汽车、两处坐落在市中心商业黄金地的上千平方米的房屋,全是靠一瓶瓶饮料、一只只角仔卖出来的。

当年,位于PENHA的第一家角仔店开张后,生意日渐兴隆,慢慢赚回了投资的本儿,并有了一点结余。王森决定,再开一家角仔店。他又开始物色合作人。

因为王森精通葡语,为人厚道,凡事总让人三分,所以在广东同乡里极有人缘和声望,得知他要开店,愿与他合作的人不少。于是,他就开了第三家角仔店。

王森开角仔店,决不盲人瞎马乱租店、乱投资,凡开店定要稳赚不赔。从选址到租房,从装修到雇人,他都要经过审慎考察,认真分析和筹划。因此,他开角仔店,开一家成功一家。三十多年来,他的角仔店开了一家又一家,繁衍不息,先后与别人合资或独资开过的角仔店达十几家之多。它们分布在圣保罗市区以及邻近卫星城,成为中国人中,开角仔店最多的人。为此,有人送他一个头衔:“角仔大王”。

为了表彰他在食文化方面的贡献,前不久巴西文化教育协会还向他颁发了勋章和证书。

如今,“角仔大王”可谓功成名就了,但他仍在市中心的MAPPIN开有两家角仔店。尽管角仔店已转由儿女掌管,但生意忙了的时候,或他闲暇的时候,总要到店里转一转,抑或帮帮忙。这位角仔大王,对角仔店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仿佛一日不见角仔店,心中就失落了什么。

值得欣慰的是,他有五个儿女,除了小女儿大学毕业在大公司工作外,另外三个儿女都“子承父业”,在经营角仔店。他常说,不要看不起角仔店,中国有句俗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做角仔小本薄利,照样兴家发家。尤其在景气低迷的年头,这不失为一种无风险的行当。

天降大任于斯人

王森是个“不求闻达于诸侯”的人。当初广东同乡会成立,他见人数过万的广东同胞没有一个自己的协会,与广东人的经济、社会地位极不相称,本著为侨胞服务的精神,他积极发动成立同乡会。在筹备期间,他既出了钱,也没少出力。
在去里约和福斯争取乡亲支持同乡会成立的日子里,他与其他侨领们连续奔波了三、四天,一个个夜晚是在飞机和汽车上坐着睡觉熬过来的。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广东同乡会如期成立了。在无记名投票选举会长时,王森得了最高票。起初,他想推辞会长,但“天降大任于斯人”,众望所归,民意难违,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但自从当会长之日起,他就给自己立下箴言:“不为名,不为利,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当会长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选购会址。同乡会要开展工作,要服务造福侨胞,没有会址怎么行?这是当务之急!为此,他不知和同乡会的其他负责人跑了多少腿,各种应酬和费用,又填进去了上千美元。现在,选购会址总算基本有了眉目。但记者问他会址在哪?他却秘而不露。他说,没有完成的事还无可奉告,更不可见报。王森就是这个样,凡事要么多做少说,要么只做不说。记者要想再了解一点他当会长后的工作实绩,他干脆三缄其口,连连推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但是前不久,一封寄自广东的感谢信,在《巴西侨报》发表了,披露了一件与他有关的事。

这封信出自一位女子之手,她在信中除感谢中国驻圣保罗总领馆及广东同乡会的其他负责人马健富、李先生、张先生外,尤其提到王森会长。经了解才知道,这位女子因家庭矛盾出走,到了总领馆谎称在此地无亲无故,请求帮助。领馆见其是广东人,就与广东同乡会联系。王森前往看望,极为同情和关怀,当即垫出一千美元,给那女子买机票,送她回国。

那女子回国后悔悟骗人之举不道德,随即来信,一表衷心谢意,二表深深内疚。尽管王森帮了一个似乎不该帮的人,但他帮人的动机没有错。相信那女子,从此将幡然醒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如此说来,拯救一颗堕落了的心灵,比帮助一个经济拮据的人更有价值和意义。

王森会长。你的关爱之心没有白费! (袁一平写于一九九三年十二月)

注:王森先生已去世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