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如果我可以选择抓住 金倩倩 发布时间 2013-07-23

 

                                   如果我可以选择抓住  


                               圣本笃学校中文部五年级   金倩倩 


    回维说:“寂寞是肤浅的,孤独而深刻。”一直陪着我的,让我牵挂的,似乎只是一个个背影。 

    记忆中,我似乎不知何为母爱,印象中只是有一个深刻而落寞的背影。每天望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总是倍感无助,摸摸自己的手心,幻想着还能残留那一丝温度,却直凉到内心。总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她握着我的手,讲着所谓的大道理,而我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从我眼前一一掠过——高大的树木下几朵幸福的小花,路边的父母牵着儿女的手,一张张笑脸刺痛了我的心。依旧是机场那个点,那个熟悉的位置,她拿着护照走进了海关。望着她的背影,耳里是身边熙熙攘攘人流口中分离的句子,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很想问她什么时候再回来看我,可是那些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一直看着她的背影,希望她能回头看我一眼。但她没有。我望着那背影慢慢变小,最终随着转弯消失了,而我的眼泪也停在这一刻 。可是,我只能自己往回走,空洞的双眼。 

    如果可以选择,我可不可以不要留下?背起行囊,和她一起到天边的异国他乡去? 

    这一天,听见有人来寝室看我,我飞奔,跃过操场,平时要走十分钟的路程,在今天,缩短了五倍。我知道是她!我想早点告诉她我有多想她!但她只留下那一沓钱,还在身边,却感觉远如天涯。双眼瞬间模糊,同学们欢闹的笑声没能打动我,我觉得现实好残忍,她甚至没空多看我一眼,不让我说出那份埋藏在心底已久的思念——就走了。 

    目光仍是追随她,望着她随出租车消失,离别的泪,又落下了。 

    再一次,是换我拿着护照离开。在校园里握着最好朋友的手,我让她放心。残酷的校园生活幸亏有她陪伴,但终究是我太狠心,选择了一条没有退路的路。她快哭了,“你会回来看我吗?”我迟疑了一会儿:“会——也有可能永远不会。”分别难免会有眼泪,开起了泪匣,就怎么也关不上。总是以眼泪忽略过程,结束曾经。她不说话。刻意忽略她那颤抖的双肩,我也坐上了出租车。车驶出了校门,驶过了街道,转过了十字路口,渐行渐远…… 

    人生有多少次会泪落如雨无法抑制呢?一转弯,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所谓的生死友谊,也就是两人之间互相离去的距离,渐行成俩条不相交的线,心还在而已。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