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缠绕在手心的方糖 金倩倩 发布时间 2013-05-09


                                 缠绕在手心的方糖 
  

                      圣本笃学校中文部五年级 金倩倩
 
        事实上,任何东西都会老去,离开,消失。正如糖溶化的速度那么快。
                                                                                                                                    ——题记
 
        多年前的事情和人都像是不褪色的电影,记忆中那张模糊恍惚的脸,还有伴随我成长的那些方糖,我知道,我一直都记得。
       
        生活中,总难免会有小不如意,她说只要吃块糖,一切都会好起来,生活是苦的,但糖到嘴里是甜的。从那以后,我爱上了吃糖,爱上了满口甜腻的感觉,只因她的话。
       
        穿过了教学楼。手中握着方糖,它们总能带给我片刻的安全感。前面一群人正在辩解着什么,我跌手跌脚地躲在后墙,洞察着这一切,眼睛扫过那些熟悉的脸庞。目光停留在一处,将所有光都集中在一个点,我发现了一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大家都在肆意宣泄,尽管我躲在后面不敢吭声,却感觉到了他们的口水似乎能把我淹没。他们竟然都在议论我!不堪入耳的词汇!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用在我的身上!学校顿时成了一个菜市场,而他们都是菜市场的大妈,杂七杂八的。
 
        我原以为她会站出来为我说话,但是不知道我是太天真还是太容易相信人,她也像他们一样否决了我,把我说得面目全非。我握紧了拳头,似乎要把手里的方糖捏碎,几块方糖在我手中摩擦着,手心的温度挤它们流出粘液,糊满了手心。它们就像我此刻的心情,黏而稠,稠而乱,不知是心疼还是没来由的绝望,一阵疼痛如触电般穿过心脏。
 
        转身。 摊开手掌。几块碎掉的方糖。我最终还是鼓不起勇气去向前,心里涌出大段大段的空白像是卡壳的磁带,调转不出任何的内容来。曾经是最熟悉最亲切的人,不知何时开始竟也变得如此陌生,内心有无数黑色的音符胡乱碰撞跳动,轻轻一扯,便打开了泪腺的闸,汹涌不止。最终也忘了去问为什么,只有让我继续装作一无所知,才不会无从适应——关于你的改变。
        
        如今,望着手中的方糖,多年后的我仍忍不住唏嘘,一瞬间,脑中闪过的是我们在操场,在食堂,在小林园欢笑的场面。我仍控制不好自己,像是一个衰弱的老人,离开世界时决绝,无数的念头在心中呼啸而过,阳光中折射着的大自然的光线似乎格外刺眼,落入眼中,幻化光华,淹没自己。
 
        静静的,等平静,手中的方糖早已不见。  一切归于平静。记忆中,终远去了我们的云淡风轻,在渐行渐远的日子里,如前依旧陪伴我的是你模糊的笑容,即使没有了方糖,也会一直记得。你仍在,我依然。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