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巴西万象
巴西版图形成简史(陈太荣 刘正勤)上
发布时间 2013-02-20

巴西现今面积851万多平方公里,为世界第五大国。但根据葡萄牙与西班牙1494年签署的《托德西利亚斯条约》,当时巴西殖民地面积只有现今巴西版图的1/3大。巴西版图形成今日之规模,是巴西殖民时期圣保罗人“旗队”(Bandeiras)、传教士、畜牧主、葡萄牙军人和巴西葡萄牙殖民当局越过西葡分界线向前推进不断蚕食与侵占西班牙殖民地扩张领土的结果。

一、     西葡签署《托德西利亚斯条约》(Tratado de Tordesilhas

为解决西班牙和葡萄牙两个航海大国因“大发现”而产生的划分殖民地势力范围纠纷,罗马教皇Alexandre六世(西班牙人Rodrigo Borgia)于1493年5月4日发布训谕(Bula Intercoetera)。规定在佛得角群岛和亚速尔群岛以西100里格(l légua=6公里)处划一条直线,线西“已发现和将被发现的所有土地”归西班牙开发和基督化。葡国王若昂二世不满教皇上述裁决,要求予以修改。1494年葡西两国在西境内的托德西利亚斯镇(Villa Tordesillas)进行谈判,最后双方达成协议,于6月7日签署了《托德西利亚斯条约》。规定在佛得角群岛以西370里格处划一条直线(Meridiano),线东土地归葡所有,线西土地属西。此线的位置相当于现今巴西东北部帕拉州府贝伦(Belém)市至南部圣卡塔林纳州Laguna市划一条直线,南北长735里格,线东的土地才归葡所有,大约仅有现今巴西版图的1/3大。应葡国王曼努埃尔要求,罗马教皇Júlio二世于1506年批准了此条约,所以此线又被称为“教皇子午线”。

二、殖民初期巴西人英勇抗击外来入侵者

葡萄牙人虽于1500年“发现”巴西,但因未找到期望中的黄金、白银与宝石,其贸易重点仍是同东方亚洲国家进行香料等物贸易。在1530年以前并未对巴西进行殖民占领,仅派一些舰船前往巡逻,以保卫那块土地,确保葡对它的占领。1532年,葡王室将圣文森特领地(今圣保罗州)授予马丁·阿丰索·德索萨,他随船带去垦民、黑奴、牲畜与甘蔗种芽,在圣文森特地区成功种植甘蔗。1534年,葡王室正式在巴西实行土地分封制,但只有东北部的伯南布哥、巴伊亚和圣文森特因种植甘蔗使当地经济获得飞跃发展,伯南布哥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蔗糖生产中心。

后起的航海国家法国、英国、荷兰等国不承认西葡瓜分美洲土地的《托德西利亚斯条约》,认为他们也有权占领,不时派兵入侵巴西,这些国家的船只也一直在巴西沿海一带偷伐巴西木和走私巴西蔗糖。葡萄牙当局同这些入侵者进行了长期的斗争,努力捍卫巴西这块殖民地。

                 (一) 法国入侵巴西

在巴西殖民初期,法国人占领了北里约格朗德地区,直至1598年才被葡萄牙人赶走。此外法国人还占领过今帕拉伊巴、塞尔希培、塞阿腊等州。

因欧洲发生宗教冲突,天主教徒反对新教徒,一些法国新教徒企图在巴西建立“南极法国”(França Antártica)。1555年11月10日,法国海军少将Nicolas Durant de Villegaigñon率领舰队拟在Cabo Frio登陆,但迷航抵达了里约热内卢的瓜纳巴拉湾,占领了Sergipe岛(今Villegaigñon岛)、Paranapuão岛(今总督岛)、Uruçu-mirim(今Flamego)和Lage,并在Sergipe岛上修建了“南极法国”首府“Colligny堡”(Colligny是法国海军上将,他用私产资助了此次远征)。1567年3月17日,巴西总督Mem de Sá派遣的一支舰队驱逐了法国入侵者。

1594年,法国人Jacques Riffault和Charles des Vaux率领的远征队在马腊尼昂海岸定居,法国政府支持和鼓励在该地区建立“赤道法国”(França Equinocial)。1612年9月6日,Daniel de la Touche率领数百垦民抵此,修建城堡、教堂、住房等。9月8日,他和Mazilly在圣马科斯湾岛上修建“圣路易斯堡”(Forte de São Luís,以表示对法国国王路易十三的敬意),这就是今圣路易斯市的前身。1615年11月4日,葡萄牙军队把法国人赶出了圣路易斯,从而结束了法国对巴西殖民地的争夺。

1710年10月18日,法国海盗Jean François du Clerc企图占领里约热内卢市,但被巴西总督的军队所驱逐。1711年9月12日,法国海盗René Duguay Trouin抢劫了里约热内卢市。

() 荷兰占领巴西东北部产糖区

荷兰是葡萄牙传统的糖与黑奴贸易的伙伴国,垄断巴西对欧洲的糖贸易,从中牟取暴利。但在1580~1640年西班牙兼并葡萄牙期间,因荷兰摆脱西班牙统治获得独立,西禁止巴西同荷进行贸易,荷兰西印度贸易公司决定攻占巴西东北部糖生产地区。

1624年5月8日,荷兰西印度公司派海军上将Jacó Willekens率领26艘军舰、3300人、450门大炮袭占巴西总督府萨尔瓦多,俘获了巴西总督等一干人员,并将这些人押送荷兰。1625年4月,西葡联军52艘军舰、12000人、1185门大炮开到,经过一个月激战,荷兰人于5月1日退出了萨尔瓦多。1627年,荷军再次攻打萨尔瓦多失利。

1630年2月16日,荷海军上将Hendrick Corneliszoon Lonck率领77艘军舰攻打奥林达。荷兰人夺取奥林达后,对该城进行了大肆掠夺,把荷兰总督府从奥林达迁往累西腓,并于1631年11月25日放火焚烧了奥林达。

1637年1月23日,荷兰派纳绍伯爵(João Maurício de Nassau-Siegen,德国后裔,陆军上校)担任巴西荷兰占领区“新荷兰”总督。他在任期间,采取政治与宗教宽容、鼓励经济发展的政策,保证信仰自由,将累西腓城市化,吸引大批科学家与艺术家到伯南布哥来工作。他懂军事,领兵南征北战,使荷兰占领区不断扩大。但因他与荷兰西印度公司意见相佐,被迫于1644年5月6日交权返荷。在纳绍任总督期间,巴西东北部地区经济与文化繁荣。累西腓城建和港口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成为当时美洲大西洋海岸最大的港口城市。荷属占领区达到了鼎盛时期,包括现今伯南布哥、阿拉戈亚斯、帕拉伊巴、塞尔希培、北里约格朗德、塞阿腊和马拉尼昂(1641~1644)七个州沿海一带。

1645年,荷新总督到任后,大幅度提高给糖业主的贷款利率,遭到糖业主的反对。他还禁止宗教信仰自由,限犹太人3个月内离境。6月13日,爆发“伯南布哥起义”,组织者为大糖业主João Fernandes Vieira,白人、印第安人与黑人分别组成民军打击荷兰人。

1640年,若昂四世为葡国王。但西班牙反对,1641年两国开战。为争取荷兰对付西班牙,葡同荷签署了十年停战协定。所以,葡国王起初对伯南布哥民军持不支持态度,直至1647年才派Francisco Barreto de Meneses将军率军增援,统一指挥葡军与民军打击荷军。

1648年4月19日和1649年2月19日,联军在累西腓郊区的Monte Guararapes山地两次伏击战中大败荷军,荷军余部被迫龟缩在累西腓城内顽抗。1652年,荷兰被英国打败,实力大衰,无力增援巴西。1653年12月20日,葡海军64艘军舰开到,并封锁伯南布哥海岸。12月25日,联军发起总攻。1654年1月24日,荷兰总督宣布投降,结束了荷对伯南布哥24年的占领。

() 英国人袭扰巴西

1532年,由William Hawkins率领的一支远征军入侵巴西。Edward Fenton于1583年、Robert Withrington于1587年企图抢劫Santos城,但被击败。1591年12月25日,英国海盗Thomas Cavendish占领和掠夺圣文森特镇(São Vicente)。1592年,他又企图袭击圣埃斯皮里图沿海 ,但未得逞。1595年3月3日~4月9日,英国海盗James Lancaster率领7艘船占领和掠夺累西腓,抢走了15条船和港口的一切珍贵物品。英国人掠夺巴西港口,主要是为了抢劫糖等货物,然后运到欧洲倒卖。

三、 西班牙将阿马帕赠与葡萄牙

巴西东北部的阿马帕州(Amapá)原为西班牙殖民地,但法国人不断袭扰该地区,并建立商业网点。为加强该地区的防卫,西于1637年建立 了“北角海岸领地”(Capitania da Costa do Cabo do Norte),赐给葡萄牙军人Bento Maciel Parente上尉镇守。此地区位于Oiapoque河与亚马孙河之间,直至Purus河。葡脱离西班牙后,该地仍属于此葡萄牙人,这是西赠与巴西的第一块土地。

1688年前后,葡萄牙人已在今巴西阿马帕州府马卡帕(Macapá)地区定居,葡军修建了Fortaleza de Santo Antônio堡,并派兵驻守。但法国人也不断从Oiapoque河向前推进,已进到Araguari河地区,双方冲突不断。1697年5月1日,法圭总督指挥法军入侵阿马帕,并占领了Araguari(位于Araguari河入海口处)和Santo Antônio两处军事要塞。1700年3月4日,法葡签署《里斯本临时协定》。此协议规定,Araguari河至亚马孙河之间为中立区,禁止双方垦民进入,要求葡方拆除两要塞里的所有设施,但葡方并未履行。1701年7月18日,双方批准此约。但法方也不履约,宣布无限期占领葡此两要塞,法垦民继续进入此区。葡抗议,宣布有关两协议作废,并请英国出面调停解决。经英国女王安娜调停,在1710~1713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被打败的法国同葡于1713年4月11日在荷兰乌得勒支签署了《乌得勒支条约》(Tratado de Utrecht)。在此条约中,法国承认亚马孙河两岸土地属葡(第10条),法国放弃亚马孙河与Rio Vicente Pinzón河(即Rio Oiapoque河)之间称为“北角”(Cabo do Norte)的土地(第8条),禁止法国传教士在此地区传教(第13条),禁止葡萄牙人在卡宴经商(第12条),巴西与法圭以Rio Oiapoque河为分界线。但法国人占领该地区之心仍不死,双方边界磨擦不断。1722年7月19日,João da Maria da Gama担任Maranhão-Grão Pará领地驻军司令后,开始打击法国人入侵。1723~1728年间,除派舰队正常巡逻沿海地区外,还派4支远征军到阿马帕地区巡查。为防御法国人进攻,葡于1764.6.29.~1782.3.19.在该地区修建了巴西最大的军事要塞马卡帕堡(Fortaleza de São José de Macapá)。

法国人还在国际上进行活动,在《1797年和约》(葡政府未批准)、《1801年马德里条约》、《1802年Amiens条约》(葡未参加谈判)中均规定法圭与巴西以Rio Calçoene河为分界线。在《1814年巴黎条约》中又规定法圭与巴西以Rio Caraporis河为分界线,葡摄政王若昂六世拒绝批准。在1815年签署的《维也纳最后纪要》中,法被迫同意仍以Rio Oiapoque河为界,同1713年《乌得勒支条约》规定的一样,两国还成立一个边界混委会进行划界。

1822年巴西独立后,法圭与巴西继续争夺阿马帕Rio Oiapoque河与Rio Araguari河之间2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889年巴西建立共和国后,双方仍冲突不断。1893年,因在阿马帕Rio Calçoene河流域发现金子,法圭也派官员前往收淘金税,引起双方边民不断发生武装冲突。1895年5月15日,法圭总督发兵入侵巴西马卡帕镇。法军疯狂杀人放火,开枪打死巴西平民33人、打伤9人,烧毁了许多房屋。1897年4月10日,两国签约同意呈交瑞士总统仲裁。1900年12月1日,瑞士总统Walter Hauser公布800页裁决书,裁决巴西对该地区享有主权,法圭同巴西仍以1713年《乌得勒支条约》规定的以Rio Oiapoque河为分界线,双方几世纪以来的领土之争终于尘埃落定。   

四、     圣保罗人“旗队”对开拓巴西疆土起了重大作用

在巴西殖民初期,葡萄牙王室主要经营巴西沿海地区,采伐巴西木,大力发展蔗糖业生产,保卫巴西这块殖民地,驱赶外来入侵者,并不鼓励巴西人越过西葡分界线。在1580~1640年西班牙兼并葡萄牙期间,西班牙人对巴西人、特别是圣保罗人“旗队”越界现象听之任之。但在1654年荷兰人被赶出巴西后,荷在荷属安的列斯群岛大规模发展蔗糖业生产。荷兰人在欧洲有广泛的糖销售网络,糖价又比巴西糖低,巴西糖因而失掉了欧洲市场,致使1670年左右巴西糖业开始衰败。为克服经济与财政危机、寻求其他财路,葡王室派出许多“开拓队”(entradas)深入巴西内地,加紧系统寻找金矿,公开支持与鼓励圣保罗人“旗队”和垦民越界寻矿,并对发现者提供许多优惠条件。同时,在“旗队”和垦农所到之处,派军队修建军事要塞,并设立行政与军事管理机构都督辖区“Capitania”,以达到实际占领之目的。                            

()官方开拓队

在17世纪,巴西殖民地活跃着官方派遣的“殖民开拓队”(entradas,为“闯入”之意)和圣保罗人组成的“旗队”(bandeiras)。他们猎捕印第安人为奴,到处寻找金矿,为此还频繁越界深入西班牙殖民地内,他们是开发巴西内地、不断扩张巴西版图的主力军。

政府组织的开拓队由巴西沿海地区出发到巴内地进行勘测工作,其主要路线有:从东北部出发去亚马孙地区,从东南部出发去巴中西部地区,也有的仅限于里约热内卢与圣埃斯皮里图之间的沿海一带。除勘测工作外,这些开拓队也攻打外国入侵者和抵抗葡殖民者的印第安人,并抓捕这些印第安人为奴,后期则着重寻找金矿。

()圣保罗人“旗队”

圣保罗镇地区不适宜种甘蔗,居民主要种植木薯、小麦、玉米、棉花及饲养牲畜供殖民地消费。他们大多为小庄园主,无钱购买奴隶,早纷纷组织武装“旗队”深入内地掳掠印第安人为奴。圣文森特领地于1532年被授予Martim Afonso de Sousa,他虽试种甘蔗成功,但不久土地开始贫瘠化,糖业生产衰落,圣文森特镇许多居民加入圣保罗人“旗队”另谋生路。“旗队”基本上由圣保罗人组织,“旗队”长称为“Bandeirante”(旗士),“旗队”由组织者家人、随从、贫穷白人、马梅卢科人(mamelucos,印欧混血种人)、土著印第安人组成,小的几十人,大的数百人、甚至几千人。大多从圣保罗和圣文森特两镇出发,前往今巴西南部、中西部和米纳斯吉拉斯地区,每次时间长达数月或数年。之所以被称为“旗队”,是因为每队前面高举着一面大旗,后面队伍紧跟此大旗披荆斩棘奋勇往前。圣保罗人“旗队”初期主要猎捕印第安人为奴,故又被称为“猎奴队”(bandeiras de preação)。

圣保罗“旗队”组建于1580年代,1585年就有“旗队”到内地捕捉印第安人为奴。1604年开始去下巴拉那地区猎捕印第安人。1606年“旗队”由Diogo Quadros和Manuel Preto率领,1607年“旗队”由Balchior Dios Carneiro率领。圣保罗人捕奴活动持续200年之久,16世纪下半叶至17世纪上半叶达到高峰,最活跃期为1628~1641年。据估计,圣保罗人在1614~1639年捕捉的印第安人就达30万人。他们沿途袭击印第安人部落,抢夺印第安人良田、矿藏与财物。葡殖民者对印第安人或设计诱捕,或武力劫持,遇有抵抗,立即野蛮屠杀,很多印第安人部落被消灭殆尽,加上瘟疫流行,印第安人死亡率极高,人口锐减。在16~18世纪期间,巴西印第安人口减少2/3(1500年时约有300万人),圣保罗人积极参与其中。所以,圣保罗人对印第安人犯下了弥天大罪,应受到历史无情的谴责。

1610~1652年,巴拉圭耶稣会在瓜伊拉(Guairá,今巴西巴拉那州西部)、伊塔廷(Itatim,今巴西南马托格罗索州南部)、巴拉圭河北岸、巴拉那河南岸和塔佩(Tape,今巴西南里约格朗德州西南部)地区共建立48个传教区。在传教区内,耶稣会传教士组织瓜拉尼人进行农牧业生产,并对印第安人进行某些职业技术培训。这些土著人已适应定居生活和农业劳动纪律,当然也就成了圣保罗人“旗队”的主要袭击目标。自1619年起,他们开始经常越过西葡分界线深入巴拉圭境内攻打传教区村庄,共摧毁了26个传教区。

1629年,Antônio Raposo Tavares和Manuel Preto率领69圣保罗人、900马梅卢科人和2200印第安人大举攻打瓜伊拉地区的圣安东尼奥传教区,并将其夷为平地,还袭击了那些防卫较差的传教区,里卡镇(Villa Rica)被迫西迁。在这次劫掠中,圣保罗人残杀了许多老人与儿童,抢走了大量牲畜和1.5万印第安人。Manuel Preto还率人袭击了赫苏斯传教区。Ascenso Ribeiro和André Fernandes攻打伊塔廷地区传教区。1631年,圣保罗人再次攻打瓜伊拉镇,迫使巴拉圭耶稣会传教士带领2500户约3万瓜拉尼人向巴拉圭河下游大迁移,圣保罗人紧跟其后追打。据说,瓜伊拉地区原有10万印第安人,被圣保罗人掳走转卖为奴的就达6万人,到1632年剩下的不足1.2万人。1633年,伊塔廷地区传教区被摧毁。1635~1637年,圣保罗人攻打塔佩传教区。塔佩传教区建于1626年,被圣保罗人摧毁后,圣保罗人役使印第安人为其放牧大牲畜。到1638年左右,甚至在巴拉那河的传教区也奄奄一息了。巴西圣保罗人Antônio Raposo Tavares、André Fernandes、Ascenso de Quadros等“旗队”摧毁了巴拉圭耶稣会建立的上述传教区,攻占了巴拉圭Villa Rica、Ciudad Real、Xerez等城镇,把巴西南部地区边界推进至今南里约格朗德地区。

1680年,巴拉圭耶稣会传教士在南里约格朗德西北部又建7个传教区(Sete Povos das Missões Orientais: São Borja、São Nicolau、São Luis Gonzaga、São Miguel、São Lourenço、São João Batista和São Ângelo),其中São Miguel传教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人类文化遗产。

1639年,西班牙政府批准把巴拉圭耶稣会传教区内的印第安人武装起来。由巴拉圭瓜拉尼人组成的传教区军队英勇反击圣保罗人的入侵抢劫,在卡萨帕~瓜苏重创圣保罗人一支2000人的“旗队”,仅有30人生还。1666年,圣保罗人再次入侵,被亚松森派遣的援军和传教区军队联合击败,圣保罗人掳掠数千印第安人逃走,此后再未敢侵犯巴拉圭。

1713~1717年任巴拉圭省长的Juan Gregorio Bazán de Pedraza在巴拉圭东部地区建立了Villa de San Isídoro de Curoguaty镇,以遏制巴西人西进,并再次打败了巴西人的入侵,但巴西葡萄牙当局却运用外交手腕获得成功,在1750年《马德里条约》中仍将这一地区划入巴西版图。

17世纪下半叶以后,圣保罗人“旗队”主要向今巴西米纳斯吉拉斯、中西部和南部地区推进,转而寻找金矿,所以又称这部分“旗队”为“探矿队”(Bandeiras de Prospecção)。1674~1681年,Fernão Dias Paes Leme率队走遍了巴西中部地区,在米纳斯吉拉斯地区寻找祖母绿矿。1680~1682年,Bartolomeu Bueno da Silva(Anhagüera)在巴西中西部地区找矿,到过今戈亚斯州西南部的红河流域。1648年,Antônio Raposo Tavares率队从圣保罗镇出发,溯Tietê河、巴拉那河和巴拉圭河而上至亚马孙河,先到秘鲁,再顺河而下于1651年抵达贝伦,穿越了大半个巴西,征服了今巴西西部地区,为以后确立巴西西部边界线做出了重大贡献。1693~1694年,圣保罗人Antônio Rodrigues Arzão和Bartolomeu Bueno de Segueira在米纳斯吉拉斯地区发现金矿,其他地方人和外国移民蜂湧而至,双方发生冲突,并于1707~1709年开战,圣保罗人被打败,被迫转向巴西中西部地区找矿。1719年,Pascoal Moreira Cabral在马托格罗索腹地地区捕捉印第安人时在Coxipé~Mirim河畔找到金矿。1725年,圣保罗人在戈亚斯地区发现金矿和宝石矿。1731年,Artur与Fernão Paes de Barros兄弟在马托格罗索地区的Guaporé河流域发现金矿。

还有一部分圣保罗人“旗队”仍操“猎奴队”旧业,但受巴西殖民当局、大畜牧业主、东北部糖业主招募,到巴西腹地和山区老林地带残酷追剿逃亡黑奴,无情镇压印第安人反抗。以残暴著称的Domingos Jorge Velho率人于1694年参与摧毁伯南布哥东北最大的逃亡黑奴居住地“Quilombo dos Palmares”的战斗,1687~1720年参加讨伐东北地区不驯服印第安人的“野蛮人之战”(Guerra dos Bárbaros,葡萄牙殖民者把不听话的印第安人称为“野蛮人”),并抓捕他们为奴。对这部分“旗队”,人们称之为“腹地雇佣队”(Sertanismo de contrato),实际上叫“追剿队”更为合适。     

五、巴西人越界公开占领西班牙殖民地

圣保罗人“旗队”越过西葡分界线,横扫巴拉圭耶稣会在今巴西中西部和南部地区建立的传教区,在中西部地区找矿、开矿,把巴西的边界线不断向前推进。巴西天主教各派传教士也紧跟在印第安人中进行传教,建立传教区村寨。巴西垦农、特别是畜牧业主,从沿海向内地、南部和中西部推进,发展农业与畜牧业生产,以保证城镇与矿区的供应。为巩固和保卫已占领的西班牙殖民地,巴西殖民当局也不失时机地派军队跟进设立军事要塞和建立行政管理机制。

(一)   占领北部地区

最早探险亚马孙河的是西班牙人Francisco de Orellana,他于1541年从基多顺Coca河与Napo河进入亚马孙河(当时他称为“Marañon”河),于1542年到达亚马孙河大西洋入海口处。1561年,另一西班牙人Pedro de Ursua从秘鲁进入亚马孙河,在他遇害后,由Lopo de Aguerre率领探险队也到了亚马孙河大西洋入海口处。16世纪末,英国人和荷兰人也深入亚马孙地区,建立货栈,修建小规模的军事要塞。在17世纪上半叶葡萄牙人进入亚马孙地区时,英国人和荷兰人的公司已建起相当繁荣的商业网点。

1616年1月12日,葡萄牙军人Francisco Caldeira de Castelo Branco上尉建贝伦城(Cidade de Santa Maria de Belém)和Forte do Presépio要塞。葡军以此为基地,驱赶英国人、法国人和荷兰人,开始逐步占领亚马孙地区。为加强巴西东北部地区的防卫与管理,葡政府于1621年设立 “Estado do Maranão e Grão-Pará”辖地,直属葡政府管辖,其辖区由 Maranhão至亚马孙河入海口处。1718年,葡在贝伦设立北方海军基地,葡海军的一些舰队常驻于此,以控制亚马孙河出海口。

1637年10月, Pedro Teixeira受贝伦驻军司令Jácome Raimundo de Noronha的派遣,率领一支探险队溯河而上调查亚马孙河源头地区。该探险队由Bento Rodrígues de Oliveira上校、西班牙圣方济会修士Domingos de Brieba、巴西圣方济会修士Agostinho das Chagas、70名士兵、1200名印第安人弓箭手组成 ,一共2000余人,分乘数十条船出发。1638年10月抵达基多,1639年2月往回返。1639年8月16日,他们在Napo河与Aguarico河汇合处隆重建立Franciscana村(今属厄瓜多尔),作为西班牙与葡萄牙殖民地的分界标志点。他们于1639年12月12日返抵贝伦。

1657年6月,“北角领地”(今阿马帕州)都督Bento Maciel Parente率领一支军队从São Luís do Maranhão出发 深入亚马孙腹地,在今马瑙斯所在地区住了一段时间 。自他巡视亚马孙地区后,葡萄牙加紧对该地区的占领活动。1669年,葡军人Francisco da Mota falcão上尉在今马瑙斯地区修建了Forte de São José do Rio Negro要塞,对敌视葡萄牙人的印第安人部落进行军事围剿。

最早进入亚马孙地区的是巴西耶稣会传教士、圣衣会修士(Carmelitas)。他们从17世纪中叶起就在印第安人中进行传教,建立传教区村寨,紧跟而进的是采摘香料产品的垦农、官方“开拓队”、“猎奴队”。猎奴队深入亚马孙地区,是为了捕捉印第安人为奴。垦农进入亚马孙地区主要是为了采摘“热带雨林香料”(especiarias da floresta), 1637年就在Madeira河流域进行采摘活动,主要采摘可可、丁香、桂皮、板栗、核桃、瓜拉纳干果、靛蓝、芝麻、菝契、香子兰、药材等,还有的是为了伐木与捕鱼。因17世纪在欧洲相继发生战争,东方香料受阻运不进欧洲,巴西殖民当局为填补这一真空,鼓励垦民到亚马孙地区定居和采摘香料产品,此采摘业成为亚马孙地区在很长时期内的经济基础。但葡萄牙人在Rio Negro河流域受到manaó族印第安人、在Madeira河流域受到torá 族印第安人的攻击而难以安身。西班牙耶稣会传教士早在Solimões河地区和Juruá河流域建立了许多传教区村寨,他们也阻拦葡萄牙人前进。葡政府下令驱逐西班牙传教士,在1691~1697年期间,Inácio Correia de Oliveira、José Antunes da Fonseca和Antônio de Miranda控制了Solimões河地区,Belchior Mendes de Morais占据了Napo河流域,Francisco de Melo Palheta夺取了Alto Madeira河地区。西班牙传教士被赶走后,巴西各教派的传教士在1687~1714年期间在辽阔的亚马孙河流域传教,建立了无数传教区村寨。根据1686年制定的“传教区章程”,传教士们组织印第安人进行农业生产和香料采摘活动。由于巴西耶稣会传教团垄断了亚马孙地区香料贸易,损害了当地葡萄牙商人的利益,受到亚马孙“Capitania de São José do Rio Negro”领地首任都督Joaquim de Melo e Póvoas(1757年上任)的猛烈攻击,成为葡首相庞贝尔公爵1759下令驱逐耶稣会传教士的导火线。但以耶稣会修士为首的传教士们在亚马孙地区修建的传教区村寨,后来发展成许多城镇,如成为亚马孙地区第一个首府的Barcelos市就是圣衣会修士Matias São Boaventura于1728年建的Mariuá村;Coari市是德国耶稣会修士Samuel Fritz于18世纪初建的居民点;Aroaquis市是巴西耶稣会修士João da Silva最初在1655年建的传教区;Rio Negro河流域第一个居民点Velho Airão市是Ordem das Marcês派传教士于1668年所建。
                   (二)   占领中西部地区

早在1625年,传教士Cristovão de Lisboa就探索Rio Tocantins河流域,建立了一个传教区。在西班牙传教士被逐后,巴西传教士们在马托格罗索地区也建了许多传教区进行传教。在中西部戈亚斯和马托格罗索两地区相继发现金矿后,圣保罗人纷纷前往这两个地区淘金 ,在矿区周围形成了一些居民点。1726年, Bartolomeu Bueno da Silva在戈亚斯地区建了Goiás Velho镇。1727年,Pascoal Moreira Cabral建了库亚巴村,但库亚巴Igreja de Nossa Senhora de Bom Despacho教堂建于1720年。但这两个地区均为蛮荒之地,什么都 缺,于是兴起了“季风” (monções)内河运输队,从圣保罗镇运去粮食、淘金工具、生活必需品等。首航为1718年,船队从圣保罗溯Tietê河而上至库亚巴,每趟运输约需5个月,船队最多一次有400条船。金矿不久被 采完后,许多人转而发展农业与养畜业。

为加强对矿区和中西部与南部的管理,葡萄牙政府于1709年11月9日设立了“圣保罗与金矿都督辖区”(Capitania de São Paulo e das Minas de Ouro,1720年Minas de Ouro 脱离另成立Capitania das Minas Gerais)。其辖区涵盖今米纳斯吉拉斯州、圣保罗州、中西部各州、南部各州(7个传教区除外)和乌拉圭 的一小部分,有今大半个巴西那么大,其西部边界线同1750年《马德里条约》大体一致。1744年和1748年,戈亚斯和马托格罗索相继脱离圣保罗另成立新的都督辖区(Capitania)。

到1750年《马德里条约》签署时,巴西人在西部地区还建立了Corumbá、São Pedro del Rei(Poconé) 、Vila Maria do Paraguai(Cáceres)、 Miranda等城镇。1775年,又修建了Forte Coimbra等军事要塞。

(三)   占领南部地区

巴西的畜牧业最初始于东北部巴伊亚与伯南布哥地区的甘蔗种植园,自养大牲畜供本糖坊使用。但随着糖业生产扩大和人口增加,大牲畜需求量不断增加。饲养大牲畜不但要有牧场,而且大牲畜糟蹋甘蔗田,故葡萄牙政府在1701年就严禁在离海岸80公里以内地带养畜。畜牧业主于17世纪中叶进入圣佛朗西斯科流域 ,此规定又迫使他们北上今皮奥伊、帕拉伊巴、马拉尼昂、北里约格朗德、塞阿腊、阿拉戈阿斯等州的内地发展,特别是塞阿腊与阿拉戈阿斯两州圣佛朗西斯科河流域盐碱牧草很适宜牲畜成长。畜牧业的扩展推动了对东北地区内地的全面占领,东北地区饲养的大牲畜和生产的畜产品除保证本地内需外,还运往南部的米纳斯吉拉斯矿区和城镇。

巴西人在南部地区越过西葡分界线时间较早,圣保罗人“旗队”早在16世纪30年代就开始攻打巴拉圭耶稣会传教区捕捉印第安人。1693年建库里提巴镇,赶走原住在那里的西班牙耶稣会传教士。1709~1853年,今巴拉那州隶属圣保罗都督辖区。1738年,建卡塔林纳都督辖区。南里约格朗德地势相对平坦,牧草丰富 ,是发展大规模畜牧业的理想之地,又处于拉普拉塔河下游地区,战略地位重要,葡萄牙殖民者对此地区兴趣很大。早在1580~1640年西班牙兼并葡萄牙时期,就有内地人和畜牧主来此创业,畜牧业日益发展。1637年,圣保罗人Francisco Bueno和Fernão Dias Paes攻打塔佩传教区。1737年葡开始对此地区进行殖民,José da Silva Pais少将在Lagoa dos Patos湖入海口处修建军事要塞 Presídio Jesús Maria José 堡(Rio Grande 城的前身),Cristovão Pereira 在Arroio Chuí 附近的Morro de São Miguel岗建立了一个葡军哨所。1738年,设立 “Capitania Subalterna do Rio Grande de São Pedro”副都督辖区。1740年,葡萄牙军官Jerônimo de Ornelas在今阿莱格雷港地区建Santana军事要塞。为加强对南部地区的占领与开发,葡还在1747年左右从亚速尔群岛移民4000对夫妇到今阿莱格雷港附近和圣卡塔林纳地区定居,修建了 “Porto dos Casais”镇(鸳鸯港,1752年改为今名Porto Alegre)。1807年,正式建Capitania del Rey de São Pedro do Rio Grande do Sul都督辖区。

南里约格朗德地区起初大量向葡萄牙出口皮革,但由于17世纪末叶在米纳斯吉拉斯地区相继发现金矿、钻石矿等多种矿藏,人口剧增,一些豪华城镇出现,消费量大增,矿区粮、肉、工具、生活必需品不但奇缺,而且价格昂贵,粮肉从东北地区和南部地区运去,工具与生活必需品从里约热内卢港口运去。在东北地区畜牧业由于干旱衰落后,南部地区日显重要。南里约格朗德地区的特产咸牛肉(charques)1793年外运1.3万阿罗巴 (1 arroba=15公斤),19世纪初增至60万阿罗巴。

巴西黄金周期进一步促进了巴西农业与畜牧业的发展,为保证向矿区和大城镇提供农产品、皮革、咸牛肉、运输用大牲畜,从1733年起就兴起了专门跑运输的马帮队伍(tropas muares, tropeiros)。这些马帮队把南里约格朗德地区的皮革、咸牛肉、大牲畜运往矿区和大城镇,又把从里约热内卢港口进口的货物运往各地。    

[文章评论(0)]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 巴西版图形成简史(陈太荣 刘正勤)中 2012-04-04
  • 巴西版图形成简史(陈太荣 刘正勤)下 2013-02-20
  • 巴西版图形成简史(陈太荣 刘正勤)上 2013-0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