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巴西万象
1893年巴西与清朝商谈招募华工经过
发布时间 2012-06-18
 
                                            陈太荣、刘正勤 
  
  我们在《巴西19世纪引进中国劳工简史》2008年稿中,因未搞清情况,称“巴西1893年拟引进百万中国移民仍遭拒”。2012年5月18日,我们查询到中国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茅海建《巴西招募华工与康有为移民巴西计划之初步考证》(2007年5月《史林》杂志)。读了茅教授的文章,我们才搞清了此事的来龙去脉。在与巴西商谈招募华工问题上,清朝持积极态度,准备与巴西商签条约后再允其招工,倒是巴西谈判专使最后竟私自放弃与清朝商谈招工签约而跑去日本考察,竟阴差阳错促成了日本对巴西的30万移民。

    一、 郑藻如上书,要求清朝移民巴西
  
    1889年3月7日~4月5日,清朝兵部候补郎中傅云龙以官派游历使身份对巴西进行了考察,并会见了巴西同中国进行建交谈判的喀拉多公使。他在巴西期间曾上书总理衙门:“巴西矿与土多未开辟,是以招工意切。据华人言,其待华工尚宽,非古巴、秘鲁比。其茶种与制皆藉华人力居多,初有千余,余不及三之一,然闻近日又于香港、新嘉坡潜招三船矣。”。
  
    1892年10月10日,1881~1886曾任清政府驻美国、西班牙和秘鲁公使的郑藻如(广东香山人,当时还乡养病)向北洋大臣李鸿章递交条陈,称“中国人满为患,粤东更甚,现今劫案频闻,乱阶隐兆”,要求清朝主动派遣使臣前往巴西,谈判招工办法,以使广东每年能向巴西移民数万人。他还附呈《查订巴西工商各务事宜》20条,详细列明了移民中须注意的事项。
 
   李接郑条陈后,即与北洋机器局总办、候补道傅云龙商议。傅恐口说有所忽略,事后又于10月31日致函李,称“许招工之议难可暂缓”,“数十万之衣食系于一时转移者”,赞成与巴西谈判招工事。11月7日,李鸿章将郑傅二人条陈抄送总理衙门,并附上了自己的建议:
 
   “自美国禁止华工,中国沿海穷民,少一出洋之路,生计日蹙。前出使美国郑大臣,关心时局, 曾以巴西安置粤人,详议节略章程见示。兹据该道(指傅云龙)禀,前曾游历巴西审察情形,应乘西工未得专利之时,与议招工约条,将来不致为彼排挤。并称该国现已在新加坡暗为招致华人,自须预为筹及,免致华工到彼,无官保护,受其凌辱,又蹈秘鲁、古巴覆辙,所论甚为有见地。相应将抄本清折,咨送贵衙门,请烦查照,核酌办理施行。”
  
    看来,李、郑、傅三人的意见是一致的,主张主动派使臣去巴谈判招募华工之事,但清朝总理衙门并未将他们的建议付诸行动。

    二、 巴西主动遣使,商谈招募华工
  
    1892年10月25日,巴西驻法国公使毕萨(Gabriel de Toledo Piza e Almeida)照会清朝兼任驻法国公使薛福成(常驻英国,驻法公使馆由参赞庆常“代理”),称巴西总统“深愿在京设馆,遣使驻札, 以表悃忱而敦睦谊。”
    
    李鸿章接电后,一眼就看出巴使来华其目的是为了招工。他与总理衙门商议后,于I1月12日复电薛:“巴西既遣专使,奉有国书,应照中国现行礼节一例接待。该使是否奉有该国准商招工之事?究何时能来?请将衔名查示云。尊处应将准遣使驻京一节答复,并询其来意,招工切勿先提。”
  
    11月18日,清朝驻法公使馆代理庆常会见了巴西驻法公使毕萨,通报了清廷的复电。毕云:“本国遣使之意,首在通好,次招工,次贸易。”“我所言招工之事,系就议院所论而言,本国并无明文,应详询情形,再为细谈。”
  
    1893年2月7日,巴西公使毕萨照会薛公使,通报巴西总统委派巴驻奥地利公使华兰德(José Gurgel do Amaral Valente)、“水师提督”(海军部长)辣达略(Bar?o de Ladário 男爵José da Costa Azevedo)两人为“全权专使”。“俟朝觐等事完毕,辣公使达略启行回国,华公使兰德常驻京师”。由此可见,华是常驻公使,辣为谈判专使。该照会正式提出了招工一事:“又因本国财用尽在农田,愿请中朝允准华民前来巴西务农力田,以开利源,应听华官稽查照料,以归委协。并请酌定办法优待保护,使其得获一切权利。”

  5月17日,薛福成电告总理衙门:“巴西派使来,华兰德和辣达略日内由巴黎启行”。

  6月27~28日,庆常与辣达略就招工问题在巴黎进行了两次会谈。庆常强调招工一事应由华官主持,须先派人去当地查看情况,在巴西设立领事,到达巴西的华工应享有国民待遇或最优惠国民之待遇。

  辣表示,愿就招工之事进行谈判,华工可享有最优惠国民待遇,同意在巴西设立领事,并主张今后招工之事由巴西领事会同中国地方官办理。辣称:大抵招用华工为耕种起见,开矿次之,杂役又次之。如有携眷者尤妙。本国有官工、民工之分,凡官工处招用之人,一切川资工食,由官供给。其富户业主招工之人,皆为民工,由该富户业主发给川资工食。惟民工所立合同,仍须报官注册,由官稽查。(招华工)大致办法与招用西国之人无异,拟请在华设立领事,并创设公司轮船载客运货,凡华民愿来巴西者,准赴领事官署报明,如查其人实系良民,方给执照,由公司船行垫给安家置装银两,其川资饮食,亦由公司垫办。俟到巴西,暂住招工公所,视其所操之业,何者为宜,立定合同,或充官工,或充民工,听其自便。如充官工,则公司所垫之安家川资诸费,由官给还。如作民工,即由业主给还。”辣还保证在运送华工航运时给予人道待遇。

  庆常与辣达略的谈判,令薛公使感到满意,在其给总理衙门的报告称:“大端已具,不难议商”。

  7月1日,总理衙门收到薛福成电报,告华兰德不幸病故(华于6月底在维也纳病逝)。

  7月29日,辣达略由欧洲奉命赴华,而不再等待巴西新派的驻华公使。辣临行前给庆常两份《会谈节略》(备忘录),主要内容有:

  “贵代理曾言巴西招工一事,必须本大臣到华与中国商议妥协,定有章程,方可作为允许之据。”

    “贵代理曾言巴西招工一事,将来必须先行派员查看情形,果于华民无妨,始可商办等语,本国深愿中国特派大员,前往查看。”“贵代理曾言招工之事,应由中国官员主持稽查,及在中国写立合同,并巴西设中国领事等事。本大臣均已为然。”
  
     由此可见,中巴双方已就招募华工一事达成协议。8月18日,毕萨公使照会薛公使:“现在本国伯理玺天德拟派曾经出使阿让丁(阿根廷)之大臣阿喜巴吉(Joaquim Francisco de Assis Brasil)为驻京公使,随同议约大臣辣达略进京,一俟条约定妥,即留阿公使常驻,以重邦交”。
  
     清朝总理衙门为接待巴西新使,咨会南洋大臣刘坤一、北洋大臣李鸿章,通报辣、阿即将到达的消息,“希贵大臣于该公使等进口时一体接待,并先期饬行上海、津海关道知照,仍将该公使入境日期咨报本衙门。”李鸿章亦将相关文件交傅云龙,让其有所准备。一句话,清廷万事俱备,就只欠巴西新使到来即与之谈判招工和签约了。
    
     江海关道聂缉槊于11月6日奉到两江总督的札谕,派人在上海调查后报告:“辣大臣带有眷属及随员三人于九月二十四日(公历11月2日)抵申,现寓上海礼查洋行,候旨再行北上”。
  
     不久之后,清朝上海租界会审委员蔡汇沧禀报:“辣大臣及随员等抵沪后,因上海天寒,兼患喉症者多,是以于十月十八日(11月25日)乘法公司船喀勒同尼亚轮船,前赴香港,候该国政府示谕。”
  
     三、 阴差阳错,擦肩而过
  
     巴西谈判专使辣达略于1893年11月25日从上海赴香港后,一直在等待新任驻华公使阿喜巴吉。但人算不如天算,那知阿到欧洲后,听闻上海发生了流行病,便留欧等待。后得悉他当选为参议员,于是决定放弃公使一职,不去香港,而直接从欧洲返巴就任参议员。
  
     在巴西与清朝商谈招工期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澳门发生了非法招募华工去巴西事件。1893年7月,澳门街头张贴“街招”,宣称巴西已与清朝达成协议,允许巴西招工。称“中国已于七月七号,批准允肯巴西国请华人前往该国耕种操工。”“凡勤力之人,做满五年合同,便能回唐。”“祈早日到澳门代理人处落名,然后即搭地打杜士轮船(指德国“Tetartos”号轮船)前往可也”,“光绪十九年六月吉日,大巴西国京都公司代理人谨具”。经查,此公司葡文名称为“Companhia Metropolitana do Rio de Janeiro”,代理人为 Julio Benevides。
  
     香山县官员闻讯即派人去澳门调查,发现巴西人开办的“华得栈”与“万生栈”已招人400余名,多为广东新安县人。他们感到情况严重,于9月30日向两广总督李瀚章报告:“其‘街招’所叙合同工银、服食及做工相待各款,与历来诱骗办法,大略相同。但今七月至今,未及两月,被招之人,因受刻薄,闹事多次,现被监禁多人,并有数十名乘间逃逸,而该公司控于洋官,诬累无辜之人。尚未出境,业已如此,将来到彼,以后之害,不问可知。”
   
     10月10日,两广总督李瀚章照会澳门辅政司、护理总督罗(Afredo Lello),称“岂可私自招集华人,类于贩卖猪仔,不特与条约不符,并为万国公法所禁”;要求“查明严禁”,“如该猪仔头等,仍复阳奉阴违,定饬税务司俟船开时扣留查办。” 但李瀚章要求拱北税务司贺璧理扣留“Tetartos”号船的札谕,未能执行。贺称:“本关向无稽征洋轮之责,亦无查验洋轮之权“。
  
     由于李瀚章的照会,澳门非法招募华工的行动加快进行。据香山县官员再报:“嗣于本月初七八等日(10月15、16日),葡人将被诱华人,先后押令落船。该承招头人,不按合同,种种刻扣,不堪其苦,以致众怒,群殴该承招头人钟鉴池、邓阿二及未悉姓名数人,受伤甚重。澳门葡官据报,派兵轮一只,前往弹压。该船原订合同,约定装五百二十名,时未满数,各承招头人迫于时日,分派党伙之素熟此事者,四路招诱,无暇顾忌。澳门葡官恐该船人众滋事,遂限该船二十四打钟内,开行出洋等情。该船即于九月初八日(10月16日)午后五打钟开行出口。”
  
     等该船开走之后,澳门护理总督罗才于10月20日复照,对李瀚章指控完全否认。李闻讯一个月后澳门还有船运送华工去巴西,李札行各地方官严禁。并再次照会澳门总督,“禁止巴西商人在澳招工”。
  
     11月15日,李瀚章请求总理衙门“告各国公使,禁止各国轮船不准代澳官及巴西招工载人。”
  
     1894年1月21日,总理衙门发文通知南北洋大臣、闽浙总督和两广总督:“前准两广总督咨称,澳门地方不准各国招工,久有明禁。光绪十九年八月内澳门有人张贴街招,称巴西国招人,由德国地打杜士轮船装运出行,请饬查禁等语。查巴西招工章程,本衙门未与开议,该国不应遂往澳门私招华工,即各国轮船亦未便遽行装运华工前往巴西,当即电告巴西查禁,并照会德国绅大臣请饬各口领事查禁。兹又准总税务司函称,现闻有一二船欲往澳门载运华工出洋等语。除由本衙门知照各国驻京大臣转饬各口领事查禁外,咨请贵大臣转饬各关道查照晓谕民人,须知巴西招工未曾开议,勿为私招遽往”。
  
     同日,总理衙门将上述内容分别照会法、美、西、日、比利时、意、俄、丹、荷、奥、葡驻华公使。
  
     从得悉澳门发生非法招募华工事后,清廷总理衙门和两广总督李瀚章立即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封堵了巴西以后继续非法招募华工的途径。但据上海日报载,装运华工的德国“Tetartos”号船“于十月二十八日(阴历)行抵巴西京城,所载之人,内有四百七十五名,经巴西国家雇往麦加希(米纳斯吉拉斯)省燕卑泰巴埠(Uberaba),充当工作云”。但据巴西外交部资料,这批中国劳工到后被分在里约热内卢州干活。
  
     在辣达略到巴黎与清廷使节谈判招工事宜和在香港等待期间,发生了一连串重大事件。先是发生巴西在澳门非法招募华工事;接着1893年9月在巴西首都发生海军军官反对副总统Floriano Peixoto的“第二次海军暴乱”,6个月后才被弹压下去;1894年7月~1895年4月,中日又发生甲午之战,中国战败,割地又赔款。也就是说,中巴两国政府,一个忙于对付外患,另一个忙于解决内乱,均无暇顾及仍在香港待命的辣达略,新派替代阿喜巴吉为驻华公使的人选当然也就遥遥无期。
  
     由于中日爆发甲午战争,清朝一再败北,辣达略对输入华工的热情下降 ,更有兴趣输入日本劳工。他改变主意,主动放弃了与清廷谈判签约招募华工的使命,而决定由香港赴日本,在日做了一番考察后就直接返回巴西了。辣达略向国会报告说,他认为“日本人更勤劳、更经济,中国人的坏品德会影响巴西”。辣后来再也没有去北京进行签约招募华工,巴西政府后来也未再派使节赴华商谈招募华工,巴西招募华工之事就这样与中国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了。
  
     1895年11月5日,巴西驻华公使毕萨与日本驻华公使曾祢荒助在巴黎签订了《巴日修好通商航海条约》,其中内容涉及到日本向巴西移民,巴西政府于1896年11月27日就批准了这一条约。第一批日本移民于1908年抵巴,1908~1970年共有30万日本人移民巴西。

     四、 康有为建议移民巴西,建立“新中国”
  
     1897年11月,康有为从上海进京向皇上呈递一份他认为关系着中国“种族生存”问题的奏折。他建议将一部分中国人“移民”出去,在巴西建立一个“新中国”,“开巴西以存吾种”。他为此还专门找了北洋大臣李鸿章。康为何提出移民巴西的问题,他在《康南海自编年谱》中解释说:“中国人满久矣,美及澳洲皆禁吾民往,又乱离迫至,遍考大地可以殖吾民者,惟巴西,经纬度与吾近,地域数千里,亚马孙河贯之,肥饶衍沃,人民仅八百万,若吾迁民往,可以为新中国。当乙未,吾欲办此未成。与次亮别曰:‘君维持旧国,吾开辟新国’。时经割台后,一切不变,压制更甚,心虑必亡,故欲开巴西以存吾种。乙未之归,遇葡人及曾游巴西者,知巴西曾来约通商招工。其使来至香港而东事起,巴使在香港候吾事定。至数月,东事益剧,知不谐,乃归。吾港澳商咸乐任此,何君穗田擘画甚详,任雇船招工之事。于是拟入京举此。与李合肥言巴西事,许办之,惟巴西使来求乃可行。”
    
     康有为可能是在澳门受友人之托,进京拟推动中国向巴西移民。但他不知巴西谈判专使已于1894年去日本考察后返回巴西了,巴西也已于1895年11月同日本签署了移民协议,真可谓是正月十五贴财神—为时已晚矣!

                                          2012年5月21日于巴西累西腓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