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母爱------金豪 发布时间 2011-05-07

 

                                           母爱

                                圣本笃学校中文部     金豪

     去年,我回中国动手术,是妈妈带我去做手术的,我一到医院,护士给我打针,我跟妈妈说:“我怕啊!”妈妈说:“不用怕,一点都不痛。”

  我下定决心让护士给我打针,我心里感觉有一点痛,我一直握着妈妈的手,我手心流了好多汗。就这样,我一天一天地这样打针,到了手术那天,医生给我打了麻醉针,我当时没感觉怎样,我坐电梯到了五楼,做手术的地方,我看到那些医生笑得很奇怪,我一下子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是被吓晕的,还是麻醉针的效应,进入手术室后,我什么也不知道。手术完,我缓缓睁开眼睛,一眼看到妈妈正在望着我:“孩子,怎么样?”妈妈轻轻地问,我说:“妈妈我想吃饭。”谁知妈妈从桌上端起一碗准备好的粥,说:“你吃吧。”就这样,妈妈赔了我一个多星期,直到下一个星期一,我们坐上出租车回家,因为我没法坐着,只能躺着,我把头放进妈妈怀里,就睡了。我感到很幸福。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