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巴西万象
弹指十二年 再巡海西飞
发布时间 2011-02-25

 

                                        袁一平 

        1998年,我曾前往巴西东北部海西飞访采访,写过《海西飞批发商城巡礼》和《巴西的美浓人》文章。当时海西飞的华人不多,大陆同胞更是难以见到,当地十多家侨胞大部分是来自台湾的美浓镇,经过20年左右的打拼,他们的事业如日中天,生意红火,其中既有创业的艰辛,也有成功的秘笈,所以回来后我写了上述两篇文章。

        昼夜递嬗,转眼过去12年。今年元日,为了拜访那里的老朋友,结识更多的新朋友,我旧地重游,再次飞往那充满活力的海滨城市,寻找他们新的创业故事。与12年前不同的是,此行多了妻儿陪伴在侧,也就多一份与家人同行的温馨。

        飞抵海西飞需要3个多小时航程,一路上我脑子里总浮现出那边侨胞的当年的身影。当年我去海西飞,主要目标是采访徐春鼎先生新开张的“H ”SHOPPING。那是一家可以容纳数十家进出口公司的批发城,已有二十多家来自圣保罗、巴拉圭、巴拉那的华商来在此经营。这种集进口仓储、税务报关、批发销售于一地的经营模式在华人中还是新鲜事物,就像当年罗建中在圣保罗开创廿五街SHPPING一样,充满了生机和巨大的发展潜力。

        临来之前,我打电话先与李民先生联系,这位中国和平统一工商会会长听说我要去海西飞非常高兴,又要给我订宾馆,又要到机场接机。
  
        放下电话后我想,如果能像十二年前那样住侨胞家中,能够零距离地体会和感受侨胞的生活那是最理想的。于是我又打电话给苏梓佑先生,向他要了徐春鼎先生和刘麒祥先生的电话。我与徐春鼎先生通话,问他可否借居他的家,他不但一口答应,还一定要到机场接机。

        徐春鼎先生在我的眼里,一直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上世纪80年代才从巴拉圭来到海西飞,当时手里只有五万美元,先是买了一个农场安居下来。一年多后,他以特别便宜的价格,在城郊买下一座尚未完工的情人旅馆(MOTEL),经过续建和装修,情人旅馆开张营业。当时华人谁也没有想过要开情人旅馆,更想不到情人旅馆会赚大钱。然而,正是这家不起眼的情人旅馆,使钞票便像日夜不断的溪流,源源不断流进了徐的腰包。

        收到了大量巴币,为了防止其贬值,徐春鼎就把巴币换成美金藏于家中。巴西盗贼猖獗,银行里又不可存储美金,每当攒够了十万美元,徐先生就用朔胶袋子将钱密封好,用水泥浇灌进涂料桶里,制成一个一个水泥墩儿,随意放在院落里。谁也不会想到,这些平时可以用来当凳子坐的水泥墩,竟是一个个价值不菲的聚宝盆。

         上世纪90年代初,巴西开放进出口贸易,到90年代末迎来初步繁荣时期。其间,徐春鼎开始关注进出口生意,经过考察,他看好一个已搬迁新址而待售的老公车总站原址,于是砸开水泥墩,取出在巴西掘得第一桶金,买下这片土地。于1999年建成开起“H”SHOPPING,开创了华人在东北部第一个进出口批发城。随后他到圣保罗、巴拉圭等地招商。

          批发城初办的几年间,生意曾红火了一把。然而2002年遇到经济动荡,以及其他各种原因,批发城生意开始萧条,店家们逐渐迁移远走高飞。最终,轰动一时的批发城成了一座沉寂荒凉的空城。
   
          当得知“H”SHOPPING关门的消息,我曾为徐春鼎先生而惋惜。我时常在想,折断了羽翼的他,还能重新起飞,翱翔于天空吗?毕竟他也是60多岁的人了,不比初来巴西时年富力强和精力旺盛。

       在不断回忆老朋友奇闻轶事的思绪中,飞机安全降落在了海西飞新建的漂亮机场。一出关口,我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徐春鼎先生、刘麒祥先生,张先生,没想到还有李民先生。本来与李民先生说好,不让他来接机的,我知道他很忙。再则,我出行最怕兴师动众地挠民。然而他不但来了,还带来他的一对女儿,并让两个天真可爱的孩子为我们夫妻送上两束鲜花,真让我们惊喜不已。在机场上收到献花,这还是破天荒儿头一回。

        在机场与老朋友们们小叙寒暄后,我们便坐上徐春鼎先生的车子前往他海边的公寓,一路上经交谈才知道,当年他做批发城失败后,那片空置了数年的建筑和院落,如今已改建成了一片封闭式的别墅住宅小区。小区里现有30套别墅竣工并售出,近20多户人家已入住。另外还有30多套别墅,一部分已完成主体工程正在装修,一部分正在建造之中。而这个别墅小区正成为当地热销的房产。

        哇,真没想到,曾在海西飞开办华人首家情人旅馆和首家进出口批发城的徐春鼎,如今又建成了华人首家封闭别墅区。我想,徐春鼎从成功到失败,从失败到再成功,靠得就是他“敢为天下先”的胆略和与时俱进的创意。

        为了一赌的他的成果,放下行李后,我们马不停蹄来到他的封闭式别墅小区参观。这里是十几年前所建的批发城,原本上下两层的一间间公司店面,如今已在屋顶上加建了阁楼,增加了凉台,改建成了每单元一百多平方米的连体别墅。
   
        据徐春鼎先生介绍,为了将原来公司兼仓库的房子改建成连体别墅,他专程去欧洲各国考察,吸取众家之长,又根据现有的条件,改造设计成如今的格局,得到住户的喜爱,当地人都称,该小区为中国人别墅区。

         在小区内,每家别墅门前都有停车场,路边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环境优静。院内有球场,游泳池,聚会大厅,24小时安全保卫,停电临时供电设备,设施可谓一应俱全。

         把过去批发商城空置多年的建筑,改造成为今天抢手热销的别墅区,徐春鼎靠的不仅是创意,还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为了拿到市政府批准改建的批文,以及解决商城空置多年的欠税,徐春鼎跑了几十次,耗时一年多,市政府终于被这个毅力不同寻常的中国人所感动而成全了他的事业。

         当年徐春鼎的批发城没有发展起来,但因祸得福,也给其中一些华商带来了在巴西东北部拓展事业的机遇。其中从圣保罗迁来的苏梓佑先生,就是一位与海西飞结下不解之缘的成功企业家。
   
          苏梓佑先生是第一批进入当年批发城的年轻华商,他与年轻美丽的妻子辛勤打拼,生意很快上了轨道。批发城生意下滑关门后,他们没有回到圣保罗,而是选择留在海西飞,继续从事进出口生意。之后,他们生意越做越大,成为当地实力雄厚的华人进出口商。为了团结当地华商共同发展,他还组织创办了当地的华人工商会,并当选为该会的会长。

         12年前我去海西飞采访,曾住在苏苏梓佑简陋的两房一厅的家里。我这次去海西飞,适逢他买了新的宽敞的公寓不久。受他夫妻的热情邀请,我们全家与徐春鼎一家到他家作客。苏先生与太太以丰盛的当地海鲜款待宾客,使我们在他家度过一个岁末的夜晚。

         从开怀畅谈中我们得知,苏梓佑从事进出口生意以来,业务不断扩展,产品种类也越来越多,而且在日用百货产品做大做稳后,正在向矿山资源等新的领域进军。苏先生感叹当年冒然离开华人集中的圣保罗来到海西飞开拓事业新天地,他认为巴西地大物博,到处都有发展的空间和用武之地。成功的秘诀就是要敢于吃苦,勇于探索,坚韧不拔。          

        十几年前的海西飞,还少有大陆侨胞身影。如今,市中心的商业街已有三十多户大陆来的年轻华商。
        
        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李民先生开了一家饭店,饭店开在二楼上,饭店楼下,他又开了一家百货店。据说,李民开百货店时,那个大楼里生意冷清,没人看好这里能开店赚钱,然而李民的百货店一开,生意日益兴隆,并带动了整个大楼里的生意越做越红火。

        李民为其饭店起名叫玫瑰园饭店,其装修十分别致独特。步入大厅,犹如来到藤架枝绕的园林中,再加上墙壁粉刷成玫瑰色调,进入饭店仿佛来到了花香鸟语,蜂飞蝶舞的玫瑰园。

        玫瑰园饭店有数百平方米,中午主要经营秤公斤的巴西餐,但也有各种中国风味的炒菜。既适应巴西民众,也可接待华人顾客。这里每逢中国的国庆或春节,还是侨胞们欢聚庆祝的场所。

        为了一店多用,李民还在饭店的两个角落里设了三个部门,一个是中国食品店,一个是旅行社,一个是会计法律等咨询服务处。
        
        中国食品店里出售各种中国特有的食品以及中国保健药品。旅行社就是大名鼎鼎的“黄金海岸旅行社”,所有当地的侨胞旅行都是通这里飞向世界各地和巴西全国。而会计法律咨询处,就是每次中国驻巴西大使馆到海西飞巡视为侨胞办理证件服务的临时办公地点。

        李民一人开了那么多的店面与服务部门,虽然有贤内肋的太太协助,但每项业务还是事必亲躬,可谓精力超人。据说,他平时一天只睡三、四小时的觉,是名副其实的工作狂。

        正是因为异常发勤奋和敬业,尽管来海西飞只有短短数年,各项事业却开出了丰硕成果。值得一提的是,在几年前在他的发起和大力推动下,中国和平统一工商会终于在海西飞誔生。该侨团联络和团结了一大批当地的大陆和台湾同胞。除了增进华人间的生意交流,他们还以为祖国早日实现统一大业尽绵薄之力为己任。为此,新华社多次采访报道中国和平统一工商会的活动。
        
        中国和平统一工商会成立后,举办过国庆活动和春节联欢会,曾从专门从圣保罗请来华人艺术家进行表演,这在海西飞侨界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只有李民会长有此魄力。

        十二年前来海西飞采访,我曾在刘麒祥的家里住过。此次海西飞之行,肯定少不了要拜访这位老“老房东”。 刘麒祥曾是巴西佛光会海西飞分会的会长,如今虽然已经卸任,但仍是该会的督导。

        刘麒祥先生1973年来巴西,起初做过提包生意,后来开店卖服装,十多年前又开始销售电器,最终成为海西飞事业成功的华人企业家。他为人亲善,热心帮助新侨胞。当年徐春鼎等先生来海西飞,都得到过他的帮助。
       
        刘麒祥常说,在巴西遇到中国人不容易,在海西飞碰到就更难了。所以,只要有人需要,我就会帮他。前些年,他不但帮刚到海西飞打拼的新华侨,连中国的远洋轮船在海西飞港装卸货,他也深更半夜帮助中国远洋轮买青菜并送到船上,却不收一分钱。他在街上如果碰到中国人,从来都是主动打招呼问好,从来不摆老华侨的架子。

        2010年元月一日这一天,刘麒祥先生先带我们去游览海滨风光。随后又带我们去佛光山海西飞佛光缘,拜见了觉曦法师。
        
        佛光缘坐落在老市区的海边,面对广阔无垠的大海,环境优美。这里以前是古富雄先生的饭店,佛教徒们捐款买下来后,经过大刀阔斧的改建,变成了如今结缘学佛的谧静胜地。

        佛光缘底层为活动大厅,是侨胞们举办各种活动和交谊的地方。每天都有人来此进香,或阅读报刊,这里还常开设中文班、功夫班、瑜伽班、太极班、禅坐读书会。每逢周日,这里都有同修或法会,成为侨胞们聚会人数最多和最经常的地方。这里不仅有华人,现在更多的是洋面孔的巴西信徒。中国的佛教和文化,通过觉曦法师、刘麒祥督导以及华人众信徒的引导和传播,已深入到了当地民众的心中。

        在觉曦法师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二楼的佛堂。这里装饰圣洁典雅,金壁辉煌,灯明烛亮。我们依俗顶礼膜拜,向观音菩萨进香。随后觉曦法师向我们介绍了佛光缘的情况,并赠送书籍等与我们结缘。在这远离圣保罗的海西飞,还有这样一座中国佛堂,真让人感到兴高和自豪。同时,对在此长年耕耘的觉曦法师等人的敬佩之意,也油然而生。

        海西飞之行中,我们还到徐春亮先生夫妇的钓鱼农场做客。徐春亮曾是我们报社福斯依瓜苏的首任发行处主任,老朋友见面交谈甚欢。他以前经过商,开过店,但总是成效不彰。于是性本爱丘山,自小就喜欢田园生活的他,到海西飞后,就做起钓鱼农场的生意。在他的农场里,可以钓鱼,现钓现烹。鱼塘边就是菜地,可以现采现下锅炒。这种中国农家乐式的经营方式,也吸引了不少当地的巴西民众和侨胞。

        那一天,徐春亮夫妇邀请了徐春鼎夫妇、刘麒祥先生、苏梓佑先生,还有圣保罗以前的领事陈太荣、刘正勤夫妇来做客。主人以刚从地里采来的青菜,刚从鱼池里捞上来的活鱼,做出各道新鲜美味的饭菜招待大家,使大家在清新的田园间度过了一个欢快而难忘的新年。

        陈太荣、刘正勤夫妇与我都是多年老朋友了,这对昔日的中国外交官退休后,前来巴西与女儿一家团聚。他们夫妇在巴西工作多年,又是葡萄牙语专家,晚年虽然生活富裕,但总想发挥余热,为中巴两国文化做点事,于是研究华人移民史,并著书立说。
        
       经过他们多年的努力搜集和整理,现已写出并发表了《中国人在巴西种茶史》、《巴西19世纪引进中国劳工简史》等重要巴西华人移民史料,填补了华人移民史的空白。而他们在做这些工作时,是不图任何报酬的,完全是无私的奉献。此外,他们夫妇还在当地创办了文化中心,出版刊物,教授中文和葡文,大力推动中巴两国经贸及文化交流,其精神令人钦佩不已。

       在海西飞的前后四天,我每天被这里的华人华侨所做所为感染和感慨。只因时间太短,我不能一一拜访他们。回到圣保罗后,又陷于似乎永远忙不完的琐事之中,未能静下心来好好沉淀,精心构思来写作。只好仓促地采撷一些零星花絮,以飨亲爱的读者。                      (写于2010年初)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